首页  > 言情  > 万里风月不及你 > 

第六章 奇怪的桑泽

第六章 奇怪的桑泽

第六章奇怪的桑泽

姜瓷其实一直忘记一件事。

姜未之所以招人讨厌,不仅因为他老是欺负自己,还因为那张绝无仅有的乌鸦嘴。

周三提报策划的时候,姜瓷才知道,和山剧院今年营收每况愈下,其实已经进入前所未有的艰难时期。

被姜未一语成戳。

姜瓷忧心忡忡地问同事:“师总监火气这么旺,就是因为这个吗?”

李凯飞摇头的时候脸上的肉都在晃:“不,在这之前她就这样了。”

姜瓷更愁了:“试用期结束我会不会被解雇?”

“那你可能想太多。虽然咱剧院穷了点儿,但员工保障还是有的,最多就是,”李凯飞顿了顿,耸肩道,“把整个策划部都取消了。”

“……”

大哥,这比被解雇更恐怖好吗!

策划部也都是一群神人,对自己岌岌可危的职业生涯并不在意,提报企划的前十分钟里还在办公室中灵魂蹦迪。

直到那个叫倩倩的AE妹子来通知会议室集合,所有人才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悲壮地走出办公室。

一进会议室,姜瓷机智地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师梦秋脸色阴沉,心情似乎比平时更加不好,连一句寒暄的废话或总结都没说,直接让每个人上台阐述自己的策划方案。

虽然担任策划一职的只有姜瓷和李凯飞,但原则上,策划部的每一个人都要提供点子。

交响音乐会,钢琴演奏会,芭蕾舞剧目演出……姜瓷认真听着前辈们的方案,暗暗弥补自己的不足。

轮到她时,姜瓷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做的PPT呈现在投影上。

对于这个方案,她并不是很有信心,毕竟连桑泽都不看好,但只要抱有一丝希望,她就不想放弃。

可是,当标题上“古琴演奏会”这五个大字出现的时候,师梦秋还是微微蹙了蹙眉。

姜瓷在方案里阐述了古琴的渊源流长,以及古琴艺术在当下的发展。

作为一个中华传统拨弦乐器,古琴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可在如今社会,相较于钢琴、提琴,甚至琵琶、二胡等,古琴称得上是一件小众乐器,宣传和推广迫在眉睫,这便是她策划这场活动的意义所在。

她阐述完自己的想法,抬头去看领导,师梦秋迟迟不语,会议室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师梦秋才抬起头来看向其他同事,问:“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说。”

李凯飞举手:“我先来吧。我觉得新人想法挺好的,我们剧院还没有搞过古琴演奏会,是很新颖的点子。”

麦子帮腔:“对,古琴是古老的传统乐器,很有必要宣扬和继承。”

“可你们不觉得,这也太小众了吗?”倩倩忽然出声,“真的会有人来看吗?如果是我,我可不愿意花钱买票看一场古琴演奏会,多无聊啊,我怕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被这么直接的质疑,姜瓷有一些尴尬:“不会的,古琴里也有很激昂的曲调。”

“那嘉宾呢?我们请谁来弹琴?音乐学院的学生吗?”

“这个不用担心,如果真搞起来,我可以帮忙请人。”

倩倩质疑地看着她:“你请?你知道有些搞音乐的嘉宾有多难请吗?尤其是弹古琴的,我觉得他们都是世外高人吧,不让剧院领导出马都搞不定的那种。”

世外高人?

想到姜未在家里吊儿郎当的样子,姜瓷心里重重打了一个叉。

“倩倩!”二狗子忍不住出声,“人家新人第一次提报,你温和一点。”

倩倩立刻撅起嘴来:“我没有凶她呀,而且我只是实话实说,工作就是工作,不应该把私人情绪带上来。”

二狗子还要反驳,师梦秋忽然敲了敲桌面打断他们。

“小姜,你的第一次策划做得还不错。你里面提到的,关于古琴的继承和发展,我很赞同。”

姜瓷松了一口气。

“但是,”师梦秋立刻画风一转,神情严肃地说,“倩倩说的也没错,我们是搞剧院的,不是搞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的,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剧院的经营,票卖不卖得出去?能不能给剧院带来收入?在我看来,你的提案在这两点上还有待商榷。”

听闻此言,姜瓷还有些不甘心地张了张嘴,但是师梦秋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转向其他人,问:“在座各位,有几个是真心愿意花钱买古琴演奏会门票?举一下手。记住,我说的是真心。”

同事们面面相觑,犹豫了片刻,最终没有一人举手,

师梦秋摊了摊手:“小姜你也看到了,这个活动缺乏一些吸引人的点,或者说,古琴确实有些小众,不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姜瓷有些丧气地垂下头,带着自己的PPT回到座位上。

她心里有说不清的难过,哥哥和桑泽坚守热爱的东西,在大家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吗?

难道就因为它小众?不好卖票,就不值得被推广发扬了吗?

甚至是,连桑泽本人都不看好这次提案。而最终结果也正如他所料。

姜瓷心里生出进入职场做的第一个困惑。

会议最后,经过一番讨论,师梦秋最终拍板决定采用倩倩提出的引进西方翻排话剧的提案,倩倩担任整个项目的总负责人。

到下午时,倩倩就把策划部所有人的分工明细都安排出来。

在这张分工表上,姜瓷的名字几乎占了一半,比所有人都多,既要制作PPT,还要负责一些冠名投资、小额投资的事情。

她本人还没有说什么,李凯飞就发话了,质问倩倩:“这怎么回事?小姜是新来的,还有很多地方不懂,应该跟在我身后先学一学,不用连AE的事情都要做吧?”

“什么叫‘都要做’?”倩倩眨巴眨巴眼,无辜地说,“只是分了一点点给小姜呀,而且她是策划,这个岗位在咱们公司每个环节都要参与,客户这边肯定也要学习的。”

“这我明白,但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我不觉得快,而且,你是对我的分工有什么不满吗?”倩倩看了看李凯飞又看了看姜瓷,说,“师总监把这件事交给我来总负责,我能力有限,如果你们觉得我做的不好可以自己去请缨。”

姜瓷悄悄地拉住李凯飞,在他耳边小声说:“没事的,我总是要学习的嘛。”

“这不是学习不学习的问题。”麦子突然插话进来,有些同情地看着姜瓷,“这个话剧导演吧……其实在业内挺有名的。”

她欲言又止,直到倩倩去了洗手间,他们才继续讨论起来。

姜瓷问:“麦子姐,这个导演怎么了?”

“很麻烦,非常麻烦。”

二狗子郑重地拍了拍姜瓷的肩,仿佛交代后事一样:“英雄,我们永远记得你。”

“有这么恐怖吗?”姜瓷被他们说的背后发凉,低下头来看了一眼倩倩的初始策划。

她这份提案已经做好了前期的准备,跟剧目导演都沟通过了,获得了首肯,才在今天提了出来。

导演名字叫周军亮,履历光鲜丰富,但没有其他更详细的描述。

下班时,姜瓷跟麦子、倩倩一起去公交站等车。

和山剧院地处S市的风水宝地,对面就是市博物馆,赶上下班点儿,等车的几乎都是从事文化领域工作的人。

趁势,姜瓷跟倩倩打探消息:“那个周导演,到底是什么来头?”

“合运传媒知道吗?一家私营的文化公司,周导是那儿的老板。”倩倩放下手机,宽慰她,“你不用担心,虽然周导要求高了点,但又不会吃了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

姜瓷点点头,没有再追问。

忽然间,倩倩惊叫一声,激动地拽住姜瓷和麦子:“对面那个男人好帅!”

麦子立刻推了推眼镜,目光犀利地搜寻:“哪呢?”

“就、就那个。”倩倩伸手指了指,眼睛发光,“穿白衬衫的!”

姜瓷循着她的指向看去,错愕地看到桑泽正从博物馆里走出来。

果然是桑泽没错,穿着白色工作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在板正之余流露出一丝松散慵懒的气息,黑色西裤把腿型衬得比平日更加修长,走在下班高峰的人群中,一眼便能锁定。

尤其是,他今天没戴口罩,难怪会被倩倩一秒钟发现。

只是……姜瓷困惑,桑泽怎么看都像是刚从博物馆下班的员工,脖子上还挂着工牌,走了几步似乎觉得不太舒服,才将它从脖子上摘了下来。

他不是斫琴师吗?

隔着一条马路,姜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S市博物馆的大招牌。好像,桑泽从来没说过斫琴是他的主业。

姜瓷有好多疑惑想问他。恰好此时,桑泽目光流转,忽然顿在了她身上。

这一刻,姜瓷想,如果桑泽主动跟她打招呼,她就不再计较五包薯片的事情。

可是,桑泽没有。

他目光在姜瓷身上停了一下,有微微错愕,然后便移开,仿佛没看到她似的,面容冷淡地向停车场走去。

倩倩和麦子没注意到她失落的神情,兴奋地讨论起对方的盛世美颜。姜瓷低下头,心里默默数着时间。

不到两分钟,桑泽的车开了出来。

飞快地、毫不拖泥带水地,从姜瓷面前开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