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万里风月不及你 > 

第五章 我瞎很久了

第五章 我瞎很久了

第五章我瞎很久了

“……综上所述,古琴演奏会的举办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在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同时,让观众体会到传承千年的魅力,升华审美情趣。”

姜瓷说完最后一个字,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昏昏欲睡的桑泽。

“你觉得怎么样?我的提案。”

“就这些了吗?”

“对。”

“挺好的。”

姜瓷等了一会儿,发现桑泽并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就这样?没什么别的要说的了吗?”

“言简意赅,清晰明了,声音洪亮,情感充沛,十分令人感动。”桑泽面无表情地说。

姜瓷恼羞:“你正经点儿,我认真向你讨教呢。”

“我很认真啊。”说着,桑泽便认真地打了个哈欠,眼角挤了点儿液体,“你看,我都感动哭了。”

“……”

桑泽求生欲很强地解释道:“当年上课交给你的东西,还没全还给我,作为老师,我真的很是欣慰了。“

姜瓷怔怔了一会儿,忽然道:“你就上了两个小时的课,真把自己当老师了?“

“嗯?”桑泽没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深意。

姜瓷赶紧摆了摆手:“算了,没事。回到我这个提案上来,桑泽,如果你是我的领导,或者是投资方,你愿意采纳这个提案吗?

桑泽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水,直视着姜瓷眼底灼热的光,微微一笑道:“当然不会。”

姜瓷瞬间愕然。眼底的光渐渐熄灭,却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沮丧,只是不甘心地问:“为什么?”

桑泽反问:“如果有钱,我为什么要投这个项目?你不觉得,这活动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怎么看都像是会亏本的样子吗?”

“怎么会……”

“没有名琴再现,没有泰斗坐镇,你就请几个人坐在那里,拨拨琴弦弹几首曲高和寡的调子,有多少人愿意买票看?”

姜瓷解释道:“泰斗虽然不一定能请到,但名人和大师还是可以想办法的,姜未肯定能来,免费都行。但你说的名琴,什么等级的算名琴?”

桑泽抽来旁边一本画册,随手一番,点了点说:“就像这样,彩凤鸣岐、九霄环佩、大圣遗音,这种绝大部分都存放在国营博物馆里的千年古琴,一拍卖动辄上亿价格的,就算是名琴。”

“那肯定是弄不到啊!”姜瓷差点抓狂。这不是废话吗?

“那就别想了。”桑泽无情地合上书,“有这个空闲时间,赶紧去想想别的策划和提案吧。”

“可我就觉得这个好。”

桑泽耸了耸肩:“没说不好,但‘好’和‘能被采用’,是两码事。”

姜瓷不满地嘟囔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桑泽停下脚步,看她:“我能说,但我不想说。”

“为什么?”

“那有什么意义吗?等到公司里再让你领导或投资商帮你拆穿现实?”桑泽眸光雪亮、清醒,“这种坏事,还是桑老师来做吧。”

姜瓷像被戳了痛脚,脸色忽然阴沉下去,一字一顿道:“桑老师?”

“嗯。”

“呸!”

姜瓷抱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头也不回地走了。

桑泽愣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姑娘聪明,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况且这是她做的第一个策划,饱含热诚和期待,以及初生牛犊的固执,当然听不进所谓的逆耳忠言,这他都能理解。

但突然生气是怎么回事?他说错什么话了吗?

桑泽摸着下巴,望着姜瓷离开的方向,困惑不解。

不过有一件事,刚才倒是让他灵光一闪。

姜瓷姜瓷,姜未的妹妹。

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课堂上,那个迎光仰脸,眼眸乌黑发亮的女孩。

原来就是她。

女大十八变,她不再扎马尾辫,模样比以前成熟了些,但眼神却始终没变。

一如既往的纯粹、热诚。

桑泽坐在一张槽了一半腹的琴面前,却迟迟没有下手。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笑了出来,轻声呢喃道:“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接下来连着几天,姜瓷都没有露面,工作室又恢复到了以前安静的状态。

仿佛前两天的聒噪热闹只是一场梦。

桑泽去小区门旁的便利店里买东西,还没走进门,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啦。我现在?我出门买点东西。”

姜瓷没看到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推开便利店的玻璃门。

“我突然想喝芒果酸奶,再买点黄瓜味的薯片,在空调房里边看综艺边吃零食,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夏天吗?”她走到柜台边,漫不经心地往购物框里放东西,“哎对了,我们哥哥最近上了新剧哦……”

桑泽隔了一排货架,听她说着各种八卦和追星的话题,忍不住翘起嘴角。

过了一会儿,两人不约而同地转去了冷藏柜。

桑泽冲她打了个招呼,张嘴就问:“你的提案报了吗?”

姜瓷已经挂了电话,看到桑泽的时候脸色立刻冷淡下来:“还没,周三。”

“祝你好运。”

姜瓷没吭声。

冷藏柜里只剩下一瓶芒果酸奶和一瓶草莓酸奶了,桑泽考虑了一下,伸手去拿草莓味的那瓶。

谁知姜瓷忽然也伸出手,敏捷地从他手下将草莓酸奶夺了出来,然后从容地放进自己的购物筐里。

桑泽愣了愣:“你不是要买芒果的吗?”

“我突然想喝草莓的了。”

“哦。”桑泽也无所谓,反正他喝什么都一样,于是伸手去拿剩下的那瓶芒果味。

然而,又被人从中截胡。

姜瓷一脸镇定:“突然感觉,芒果的我也想喝。”

“……”桑泽总算是明白了,这姑娘还记着仇呢。

他灵光一闪,一句话没说,立刻转身走回零食货架。姜瓷心里大喊“不好”,火速跟了上去,却还是迟了一步。

桑泽把货架上全部五包黄瓜味的薯片都抱在了怀里。

姜瓷恼怒:“你偷听我打电话!”

“我没有。”桑泽无辜地耸肩,“你声音太大了,想不听都难。”

姜瓷的表情忽然变得微妙,仿佛透露出一丝无所适从,问:“你还听到了什么?”

桑泽坦然:“都听见了。”

完蛋!

她跟耿小依说隔壁邻居长得很帅这句……也被听见了吗?那她以后还要怎么做人啊!

姜瓷绷紧神经,冷冷地看着桑泽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微微俯下身来,嗓音温润如玉,眼光带笑道:“你为了什么哥哥,又花痴又嫉妒,那些肉麻的话,我都听见了。”

“就这些?”

“这还不够吗?”

她跟耿小依说的那句话在讨论追星之前,看样子,桑泽应该是没有听到。

姜瓷稍稍松了口气。

桑泽却不依不挠地追问:“看你的神情,应该还有别的?”

“没有了。”

“那你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

“真的?”

“真的。”

“哦。”桑泽漫不经心地问,“不是因为说了我?”

姜瓷心里“咯噔”一下:“为、为什么这么问……”

“你这么紧张,多半是说了我什么,怕被我知道吧?”桑泽嘴角挂着笑。

姜瓷干脆点点头,理直气壮道:“对啊,我说你坏话了,说你人坏嘴毒,应该被投放进有害垃圾里。”

桑泽噗嗤笑了出来,没再追问,抱着五包黄瓜味薯片走了。

姜瓷忽然发觉截胡这事还没算清楚,赶紧跟上去:“等等,这五包你都要?”

“对啊。”

“吃太多薯片会上火,留一包下来!”

桑泽看了眼她筐里的两瓶酸奶,咬字清晰地说:“就不。”

“……”姜瓷噎了半天,彻底没脾气了。

风水轮流转,苍天绕过谁。

结完帐,两人默默无言,一前一后往家走。

到二楼,桑泽停在201门口,顿下脚步,忽然转过头来,说:“你觉得我好看吗?”

姜瓷愣了一下:“你发什么神经?”

“说我好看——”桑泽晃了晃手里一袋薯片,笑意里充满蛊惑,“我就给你一袋。”

姜瓷定了定神,嫌弃地说:“我才不会为一包薯片出卖自己的灵魂。”

“是吗?”桑泽微微偏头,“但你刚才说了。”

“我什么时……”姜瓷突然停下,难以置信地看他,“你听到了?”

桑泽只是笑,看上去心情很好,却不说话。

姜瓷恨不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她十分平静地说:“行吧,我是说了,但你不用放在心上。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咧嘴一笑:“我瞎很久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