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万里风月不及你 > 

第四章 一起去选材

第四章 一起去选材

第四章一起去选材

姜瓷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很多情绪,震惊、疑惑、戒备和复杂。

他问:“你说什么?”

“我说,桑老师。”姜瓷笑着道,“你不会觉得我认不出来吧?”

他就像是笼子里的困兽,此刻紧绷着身体,眉头紧锁。

“我以前上过一节你的课。”姜瓷笑容逐渐自嘲,“不过,你应该没印象了。”

青釉始终没有说话,似乎在回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一时间,工作室里安静得有些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像无可奈何了似的,他终于拉下口罩。

——露出姜瓷从未忘却的那张脸。

相比六年前,他少了几分年少的青涩张狂,多了一些沉稳内敛,不变的是,薄薄的嘴角勾起的,仍然是和眸中春色截然相反的淡漠弧度。

他总是这样,眼光一转,风流地好像是要勾引谁,但笑意却不近人情。

“桑泽。”姜瓷心跳得快蹦出来了,脸上却仍旧十分淡定,“真的是你。”

“什么时候认出我的?”他问。

“在琴馆那天。”

桑泽微微诧异:“怎么认出的?”

“眼睛啊。”姜瓷坦诚地告诉他,“你的眼睛很有辨识度,我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桑泽有些意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有吗?”

“有。”姜瓷认真地点点头,目光落在他左手无名指外侧上。

和姜未一样,那里有个老茧,是常年弹奏古琴的人的标志。

“杉木的钱你不用还了。”桑泽没注意到她的目光,提议说,“但有一件事你必须要答应我。”

“什么事?”

“出了这扇门,你从没见过桑泽,也不要告诉任何人‘青釉’就是我。”

姜瓷困惑。

桑泽微微笑道,笑意中带着蛊惑,声音低沉:“刚才不是还叫我桑老师吗?老师说的话你都会听的吧?”

“那只是一个客套的称呼,你怎么当真了?”姜瓷定了定神,补充道,“你放心,既然你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我就绝对不会说出去,我这个人很守信用。”

桑泽这才放心地继续给琴修型。

姜瓷在他的工作室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她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说,为什么不能告诉别人“青釉”就是他本人?

但她问不出口。姜瓷隐隐察觉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与他平白消失的这六年息息相关。

是桑泽抗拒提起的事情。

对方在专注斫琴,姜瓷不好跟他闲聊,也没找到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只能拿起扫帚主动帮他把地上的垃圾清理了。

门口堆了很多空酒瓶,凌乱地随便一放,姜瓷把它们整理好,准备找个收废品的拿去卖。

不出多时,本来乱糟糟的工作室被她收拾得焕然一新。

桑泽忙完这波,抬起头来时,脸上露出赞许的神色。

“还挺能干。”

“那是。”

“我现在要出门,你可以回家了。”桑泽一边说着,一边取下工作围裙。

姜瓷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你要去哪?”

“再选一块木头。”言外之意,昨天那块被你泡了。

姜瓷立刻跟了上去,自告奋勇:“我跟你一起去!”

桑泽望了眼门外,说:“外面天太热,女孩子不是都怕晒吗?你不用跟去了。”

“我不怕,现在流行美黑。”姜瓷提上包,亦步亦趋地跟在桑泽身后,“而且我一直想学斫琴,跟青釉大师一起去选木材,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啊。”

桑泽停下了脚步,似笑非笑地看她:“你想学斫琴?”

“嗯。”

“跟我学?”

“对。”

“那拜师吧。”

姜瓷眨巴眨巴眼,愣愣看着他:“怎么拜?”

“按照传统,”桑泽嘴角翘起,低声道,“你得磕头。”

……磕、磕你个大头鬼啊!

姜瓷强忍住心中的凌乱,表面淡定地反击:“等桑大师哪天仙逝了,我一定去给您磕个头。”

桑泽啧了啧,心情很好地笑道:“小姑娘模样生得不错,没想到嘴巴这么毒。”

姜瓷自动忽略后半句:“你是夸我漂亮吗?”

“……”

“谢谢,我也觉得。”

到了木材市场,桑泽又把口罩戴了起来。

市场里的人跟他似乎很熟了,都过来打招呼,叫他青釉先生。

姜瓷凑到他旁边,小声地问:“他们也不知道你是桑……”

“不知道。”桑泽掐断她的话,不太愿意多聊这个,“在外面就叫我青釉,记得你答应我的事。”

“哦……”嘴巴上虽然答应,但姜瓷心里的好奇无限放大。

搞得这么神秘,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像传言里所讲,他犯了罪,不愿再以污名之身出现在大家面前?

姜瓷走在桑泽的斜后方,偷偷打量着他挺直的脊背。

以前学古琴的时候,她就知道,学琴先做人,只有一身浩然正气,方能配得上古琴的中古之声。无论桑泽还是姜未,他两人即便风格不同,却都有如出一辙的卓然气质。

一种令姜瓷怎么都不相信,他会犯罪的气质。

桑泽不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独自捞起一块木板,用指节在上面轻轻敲击。

木板上立刻回荡起低鸣,听得人浑身一颤。

“好听。”姜瓷评价说。

“虽然好听,但不能用来制琴,太低了。”桑泽放下这块木头,继续寻觅其他的。

不知过了多久,还没有选到合适的木头。有好多块姜瓷都觉得很合适了,却都不在桑泽的考虑范围内。

他孜孜不倦地渴求着最好的木头,额头上的汗水几乎浸湿鬓角,也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桑泽眼睛里有专注而狂热的光,跟他平时懒散的眼神不一样,好像一碰到这件事,他整个人都复苏过来了。

姜瓷站在旁边,忍不住问:“你应该,很喜欢古琴吧?”

桑泽顿了一下,余光瞥了一瞥:“谋生而已。”

谋生?而已?

真的只是谋生吗……

人在对待真正喜欢的事物时,那种纯粹的眼神骗不过任何人。

姜瓷慢慢蹲下来,平视着他,循循善诱地问:“青釉大师,六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话音刚落,姜瓷看到桑泽指节滞了一瞬,但只是一瞬,随即他头都未抬,继续在木板上轻轻敲击。

只有木板发出的醇厚声音在两人之间回响。

桑泽终于舒开紧皱的眉头,低声说:“就这块了。”

他拿着选好的木板去跟老板结账,从始至终没有回应姜瓷的问题。

晚上,姜瓷洗完澡,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

是姜未的号码,接起来却是姜教授。

姜瓷是家里的小女儿,平时很得宠,姜家父母恨不能把她捧到天上去。用哥哥姜未的话来说,在这种成长环境下,姜瓷居然没变成一个被溺爱到扭曲的孩子,还真是个奇迹。

爸妈轮番交代了好多事情,就差亲自跑一趟S市了。

等他们都说完,电话才恋恋不舍地还到姜未那里。

姜未啧了啧,说:“难以置信。”

姜瓷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什么?”

“我的智障妹妹居然能找到工作,”姜未说,“实在难以置信。”

“……姜未你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吧?”姜瓷气不打一处来,“你有本事当着爸妈的面说。”

“巧了。”姜未笑得贱兮兮,“我就是没本事。”

“……”

姜瓷气笑了:“哥哥,我有预感,你以后会身负人命。”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我没乱说。”姜瓷一本正经道,“有朝一日你的粉丝知道你是这么无赖的一个人,她们无法接受,跳楼了,我一定会大义灭亲地去网上骂你。”

姜未呵呵:“我粉丝不跳楼,你不也照样在网上骂我?”

“想多了,我不是那样的人。”姜瓷一口否决。

“是吗?”姜未话锋一转,振振有词道,“那个说姜未抢妹妹零花钱最后反被粉丝骂成狗的微博小号是谁的?”

姜瓷立刻气虚:“不知道……可能就是某个无聊网友吧……”

“嗯,无聊网友居然知道我抢你零花钱,真是无所不能。”

“咳……”姜瓷清了清嗓子,赶紧转移话题,“我这边刚开始工作,最近几周周末就不回家了,你帮我跟爸妈解释一下。”

姜未说:“S市和H市离得很近,不至于回不来吧?”

姜瓷下意识往窗外看了一眼,晚间的琴声还没有响起。她说:“公司有点事,我就先不回了。”

姜未立刻发出嘲笑:“刚入职就有事?你这公司怎么跟快不行了似的?我好心痛啊,智障妹妹刚就业就面临失业风险……”

姜瓷气得直接掐了电话。

她打开电脑,准备看一集综艺平复心情,忽然听到了如约而至的琴音。

这次是源于隔壁201,琴声较之以往更加清晰,如潺潺流水,顺着夜色涓涓流了出来,爬进姜瓷的窗台。

姜瓷关上空调,打开门,索性“偷听”个彻底。

桑泽的琴声让她放松,连吹进来的夜风都好像不那么燥热。

听了一会儿,姜瓷忽然有了一个灵感,她关掉视频网站,火速打开PPT,敲下一行大标题——

“古琴演奏会企划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