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万里风月不及你 > 

第三章 你是那个人

第三章 你是那个人

第三章你是那个人

周一早上,姜瓷去和山剧院报道上班。

一名叫李凯飞的男策划带她熟悉工作。

“咱们部门现在加上你总共五个人。一位视频大神,一位设计大神,一位客户执行,剩下我们两个都是策划。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了。”

李凯飞很胖,看上去平易近人,带她穿过最外办公间,边走边说:“你叫我翅膀哥就行,公司里大家都这么叫。”

姜瓷忙不迭点头:“谢谢翅膀哥。”

策划部的办公室在最里面,李凯飞刚一推开门,一个纸飞机直冲他脑门戳了过来。

姜瓷:“……”

这是一个鸡飞狗跳的世界,跟外面办公室的安静有序完全不一样。墙壁上贴着各种潮流艺术的海报,还有摇滚乐悄悄外放。

李凯飞拍了拍手,跟大家说:“你们文静一点啊,咱们来新人了。”

其他几位同事齐刷刷投来视线。

姜瓷向他们鞠了一躬,礼貌地说:“我叫姜瓷,从今天开始跟大家一起努力。”

“好啊!”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兴致高昂,“欢迎你一起来我们部门造作!”

“造、造作?”姜瓷懵了。

李凯飞哈哈大笑:“二狗子,你吓到新人了。”

除姜瓷外,全场唯一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带着板正的眼镜,看上去最像正常人,她从容地说:“姜瓷是吧?你好,我是策划部的视频负责麦子。我们部门氛围就这样,策划嘛,需要脑子灵活,思维碰撞,久而久之这些人就这副德行了,你别搭理他们就行。”

被叫做二狗子的长发男不乐意了,抄起桌上纸飞机扔了过来:“什么叫这副德行?你以为自己好到哪里去吗?你们搞视频后期的都神经病。”

纸飞机精准地在麦子后脑勺上撞机,原本还冷静淡然的女孩突然青筋直跳,狂暴地冲到二狗子身边,掐着他的脖子怒吼:“你说谁是神经病?!啊?!你们做图片后期的瞧不起谁呢?信不信老娘拿AE(aftereffect)参数砸死你?!”

姜瓷目瞪口呆。

李凯飞溜回自己工位上,把手旁的物料和文件分享给姜瓷,说:“你抓紧看看吧,一会儿师总监和AE回来,咱们要开策划选题会。”

姜瓷问:“师总监?”

“对。她……”李凯飞欲言又止了一番,最后只是揉揉眉心,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李凯飞诚不我欺,见到师梦秋本人后,姜瓷觉得他没说出来的话大概是——“更年期提前”。

师总监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穿着严肃的正装,行动雷厉风行,俨然职场女强人的风范,跟策划部们的其他“艺术家”们截然不同。

她一来就把所有人的工作都批评了一遍,李凯飞因为PPT里有个错别字,更是被她骂得狗血淋头。

刚才还拼命“造作”的策划部,现在端坐地犹如一群小学生,对师梦秋的批评没有显露出半点不乐意。

姜瓷心里悄悄打鼓。

她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却好像还没出门就遇上了能让她死一千次的大bo。

散会之前,师梦秋严厉地说:“我对你们这周提出的方案很不满意!毫无新意可言,我说过很多次了,那种老掉牙的节目不要搬到剧院来!你们怎么不去搞广场舞呢?”顿了顿,她目光扫过全员,锐利得像鹰隼,“下周,每个人都要给我提一个点子,再是今天这种水平,我可以帮你们联系幼儿园小班。”

大家忙不迭点头。

末了,师梦秋的目光落在姜瓷身上,声音稍微平和了一些:“新人也要参与,希望你能给我们带来新的思路。”

姜瓷挺直腰板:“是!”

答应得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师梦秋要求高,寻常节目入不了她的法眼,姜瓷又在学习阶段,做了很多功课,看了很多资料,却始终没有头绪。

周五晚上下班,策划部门一起去团建,欢迎新成员入职,姜瓷因而喝了一点酒。

她其实不能喝酒,一喝必吐,无奈顶不住AE妹子劝。

妹子叫倩倩,人美声甜,很会说话,怪不得能去做客户执行,劝起酒来连姜瓷都扛不住。

她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胃里翻江倒海,加上出租车开得飞快,更难受了,眼睛都有些模糊。

终于在家门口,姜瓷忍耐不住,“哇呜”一声,扶着栏杆吐了出来。

紧接着,一楼的门突然打开,青釉仍旧带着黑口罩,皱眉看她。

姜瓷想起,从那天不欢而散之后,就没有在楼道里见过青釉,但偶尔会听到一楼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

想来他是斫琴师,削削木头弄弄材料,也没什么奇怪的,偶尔也弹琴,但都会在十一点前停下。

至少,是把她说的话听进去了,说明这人还不算太坏。

姜瓷想冲他示好,但觉得此刻这样对人家笑也太诡异了些。

“你……”青釉本要说话,忽然看到她脚边的秽物,骤然提声,“我的杉木!”

姜瓷不明所以地低下头,这才看到,她刚刚好像吐在了一块木头上……

姜瓷对古琴是有所了解的,立刻明白这是斫琴师千挑万选用来制琴修琴的木头。

之所以说千挑万选,因为不是所有木材都可以用来斫琴。即便是同一个木种,每一块的声音都大不相同,有的清亮,有的低沉,甚至同一块木头不同的部位声音都不一样。

古琴对木头的要求很高,只有极少一部分能用来做琴。

姜瓷知道自己闯祸了,尴尬地望向青釉。

尽管对方带着口罩,看不清神色,姜瓷都能感觉到他身上升腾起的“杀气”。

“对不起!”她赶紧鞠躬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没看清,就……”

青釉并没有说话。

姜瓷心里发毛,说:“你别生气。多少钱?我照价赔你行吗?”

青釉抬眼,语气缓慢而冰凉:“你风风光光吐的这块,是我用来给客人制新琴的。工期有限,我现在得从头开始。”

姜瓷嘟囔了一句:“那你干嘛放外面……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以为是没人要的?”青釉冷淡地点了点地,“202女士,麻烦你自己看看,这是公共区吗?”

姜瓷定睛一瞧,护院栅栏不知什么时候裂开一个两人身的大口子,而她现在站在人家的小院子里面……

哦豁,不仅吐了人家的木头,还私闯民宅。

姜瓷绝望地闭上眼,再度道歉:“对不起,院子我也会帮你清理的。”

青釉气笑了,脱口而出:“你怎么不干脆把自己赔过来?”

话音一落,院子里静默得只剩下风声。

青釉有些不自然,刚想说点什么圆回来,姜瓷就睁着眼睛,平静地问:“可以这样吗?”

青釉顿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说“是”太轻浮,说“不是”太打自己的脸。

正当他沉默着,姜瓷便说:“其实我现在没钱,赔你杉木的钱也得分期,既然可以用劳工替代,那再好不过。”

“劳工?”

“对啊,你刚刚的意思不就是,”姜瓷停了一下,情绪没有任何变化地说,“可以用劳动抵赔款。”

青釉默然一瞬,没有回答,指着地上的秽物说:“先把那个处理好。”

“没问题!”

于是,上了一天班的姜瓷女士,还要哼哧哼哧地打扫草坪。

第二天是周六,一大早,姜瓷准时去一楼报道“**”。

里面却没有人。

透过玻璃门窗,姜瓷看到里面有一些刨子、漆料、工具台等等,还有门口散落的酒瓶。

没有床和休息的地方,这里明显就只是一个工作室。

姜瓷有点困惑,青釉不住在这里吗?

她在门口张望了半天,忽然有个声音在背后响起:“你在干什么?”

姜瓷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青釉那双细长的眉眼,以及万年不变的黑口罩。

“我来**打工啊。”姜瓷提醒他,“陪你杉木。”

青釉没看她,拿出钥匙打开工作室的门。他身上没有背包,穿得也很是随意。

姜瓷疑惑:“你刚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你不住这儿吗?”

青釉向上指了指:“上面。”

“哈?”

“我住201。”

“什么?”姜瓷愣了,“你住201?你真是我邻居?”

“嗯。”青釉戴上工作用的围裙,拿着一张成品琴瞧了瞧。

姜瓷还停留在刚才的话题,继续问:“201和这间101都是你的?一个工作间一个住人?”

青釉眸光动了动,没有出声。

他并不想告诉对方,其实对面102也是他的……

姜瓷围着他的工作间转了一圈,看到墙上贴的版式图,有她熟悉的仲尼式、伏羲式、蕉叶式、灵机式等等。

她主动说:“我其实也懂一点点古琴的,虽然弹得不好,但应该可以给你帮上忙。我叫姜瓷,以后请多指教了。”

青釉正摸着一张琴,确认仍然需要手搓的地方,随口答:“知道了。”

“你呢?”姜瓷走到他面前,问:“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随便。”他道,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个。

他的瞳仁是茶色,发色也不是纯粹的黑,早上的太阳照在他发梢和眼睛里,折射出清亮的光。

他目光落在琴上,非常专注,有那么一瞬间,姜瓷觉得他似乎要和琴融为一体了。

“室内戴口罩,不是身体生病,就是脑子有病。”姜瓷忽然凑过来,眯着眼睛说,“我觉得你是后者。”

青釉动作顿了一下,懒得理她。

姜瓷耸了耸肩,兀自地说:“那么以后就麻烦你了,桑老师。”

青釉猛地抬起眼,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