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万里风月不及你 > 

第一章 意外的相遇

第一章 意外的相遇

第一章意外的相遇

七月初,外头太阳毒辣,蝉鸣肆意,室内却开着静音空调,仿佛与世隔绝。

耿小依发来一个视频链接。

“男神级古琴演奏家现场大秀指法惊艳众人”。

【耿富婆】:桑泽不愧是爸爸!

【耿富婆】:他都消失这么久了,还活在传说里!

视频里,男人坐在舞台中央垂手弄琴,身边五彩斑斓灯光炫目,却好像都和他格格不入。他只是坐在那里,就自动隔绝出一个清阔高远的世界。

姜瓷唇线抿直,一言不发地看着。

过了一会儿。

【耿富婆】:姐们儿你干啥呢?一直不回我?

姜瓷犹豫了一下,刚要打字,又收到消息。

【耿富婆】: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桑泽的吧?

姜瓷手指顿了顿,平淡地回复。

【姜九十】:我在准备面试,没空看。

她刚发完这条消息,就听见琴馆工作人员喊:“下一位,姜瓷。”

姜瓷站起身来,平复呼吸,走了进去。

她面试的这家古琴馆在业内名气很大,是当地一种古琴流派的传承之地,屋内坐了三位琴馆老师,姜瓷认出来,中间那位是国内琴届赫赫有名的一位大师。

她清了清嗓子,说出早就准备好了的自我介绍:“各位老师好,我叫姜瓷,毕业于S市音乐学院,我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从小受到熏陶,对音乐有独到的见解和自己的审美情趣。我尤其喜欢古琴,很想从事跟古琴相关的工作,将这门传统艺术发扬光大。”

一位面试官低头看了眼她的简历:“姜瓷是吧?我认识你哥哥,他经常提起你。”

“哦……”

“你爸爸是音乐学院的姜教授,对吧?”

“是的。”

“果然是音乐世家。”面试官笑容亲切,忽然问,“你会弹古琴吗?”

姜瓷愣了一下,声调减弱:“会……会一点。”

坐C位大师露出鼓励的神色:“那你现场弹一段吧。”

屋里刚好有一张练习琴,姜瓷坐在它面前,手放在腿上,迟迟没有抬起。

她很擅长隐匿自己的情绪。用耿小依的话来讲,如果姜瓷说自己不擅长假淡定,那么这世界上就没人拥有这项技能了。此时此刻,在琴馆老师们眼里看来,她只是在找感觉、做准备,根本察觉不到丝毫窘迫。

其实姜瓷手心已经出汗了。

她以前是短暂地学习过古琴的,但没多久就意识到,她家所有的古琴天赋都集中在哥哥身上,她根本没有这个资质,再加上出了点意外,于是再也没碰过琴。

她当年学过什么曲儿来着?

噢,《仙翁操》。

《仙翁操》第一个音是什么来着?

姜瓷硬着头皮抬起手,把琴弦想象成一团棉花,带着一腔悲壮开始弹琴。

……太糟糕了。就算她很久不碰琴,也能听出自己弹得有多糟糕,在场随便拉出一位就算脸滚琴弦出来都比她好听。

面试官们的脸色愈发尴尬,笑容透露出一丝空虚和迷茫。直到姜瓷弹完,他们明显都还没准备好措辞。

“呃……”

面面相觑。

场面再度陷入僵局。姜瓷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虽然她脸上看着依然很淡定。

忽然间,一声轻笑自背后而来,打破沉默。

姜瓷一惊,背后有人?她立刻回头,看到一个身形颀长高挑的男人,懒散地倚在门框边。

他额前碎发堪堪至眼,面上带着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细长温润的眼眸。但仅仅只是这样,姜瓷就感觉到了一种美艳的压迫感。

那双眼睛太美了,浅色瞳仁里夹杂着细碎的光,仿佛浮在水面上的粼粼波光,哪怕他丝毫没打算遮掩自己嘲笑的神情,姜瓷都能从中读懂什么叫万千风流。

她怔了半天,许久后问:“你刚才,是在笑话我吗?”

“没有。”男人漫不经心地扯谎,“你听错了。”

“可是——”

面试官们怕他们吵起来,赶紧叫住姜瓷,继续她的面试。

后续问了些其他音乐上的问题,姜瓷毕业后的第一场面试就结束了。

临走前,姜瓷犹豫了一下,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

“他是斫琴师青釉,今天过来就是把修好的琴送过来。”

“青釉?”

老师们安慰她:“你别放在心上,他肯定没有恶意的。”

姜瓷点点头,没再说话,匆匆跟几位老师道了别,提着包飞快跑了出去。

在琴馆里绕了好几圈,却再也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

她有些失落地在琴馆门口坐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搜索青釉。

网上并没有太多消息,只知道这是位近几年刚冒头的斫琴师,青釉也并非本名,虽然年轻,但技术好,很多古琴老师都跟他合作过。

在零星几张的照片上,青釉都带着黑色的口罩和鸭舌帽,根本看不到脸。

有人说,他是古琴圈里最神秘的一位斫琴师。

页面很快就滑到最底,大家对于斫琴师的关注远不及姜未这样的演奏家。姜瓷憋了一肚子郁气,准备找人发泄一下。

她给姜未发了微信。

【姜九十】:哥,我今天的面试结束了,很失败很丢人,我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看不到冉冉升起的太阳,而这一切罪魁祸首……都是你!出来受死!

半分钟后,姜未回了消息。

【我儿姜未】:?跟我有个球的关系?

【姜九十】:就是因为你!人家让我现场弹琴!我弹了《仙翁操》,气氛尴尬得要升天……你说你,在外面造的什么孽非得让你无辜可爱的妹妹来背?

姜未没废话,直接甩了个红包过来。

【我儿姜未】:拿好滚。

【姜九十】:呵呵:)你觉得我是那种没骨气的人吗?

“你已领取我儿姜未的红包”。

……

拿到红包,姜瓷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搭公交去耿小依的学校。

耿小依是她的大学同学,也是她在S市最好的朋友。毕业后,姜瓷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女性,耿小依则留校读了研究生。

姜瓷推开门,立刻被满地的彩色包装吸引。

“耿富婆,你又买古装了?”

耿小依白了她一眼:“不是古装,是汉服。汉服跟古装是不一样的概念好吗?”

“好好好。”姜瓷踩着空白的地方走了进去,一路叹为观止。

最近这几年,“汉服”作为一种被遗忘的传统服饰,在年轻人里呼声渐高,很多人会穿着出门,尤其在S市这座文化底蕴深厚的江南古城,汉服早已成为一种日常服装融入大众。

耿小依现在就穿着一件清爽的宋褙子坐在书桌前,毫无违和感。

“面试怎么样?”她问。

“不怎么样。”姜瓷一**坐到旁边,叹了口气道,“我连《仙翁操》第一个音都记不得了。”

“什么?”耿小依的注意力从电脑上移开,有些震惊,“你弹琴了?”

“对……”

“哪家琴馆?”

“近江路上那个。”

耿小依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严肃。

姜瓷莫名:“你干嘛?”

“关爱同行,人人有责。我要给琴馆老师们送去慰问,他们辛苦了!”

“……”姜瓷想打人。

她从桌上抓了一把瓜子,赌气似的磕了起来,边磕边说:“我知道我弹得不好,老师们碍于我爸和我哥的面子没说什么,但我都懂。”

耿小依安慰她:“也不是非要会弹琴嘛。”

“可是,”她不说这话就还好,一说姜瓷就觉得委屈,“他们后来才告诉我,其实要招的是能古琴教学的人,怎么不早说呢……”

姜瓷在古琴弹奏上,确实没什么天赋,她大学学的是音乐产业管理方向。

耿小依又安慰了她几句:“会弹琴也没什么大不了。像我,虽然很多乐器都会一点点,可最后还不得换个方向考研?能弹出来的人少之又少,桑泽姜未都是稀有物种。”

姜瓷忽然想起什么,眼底郁色一扫而空,凑到她旁边,问:“富婆,你是S市本市人吧?”

“对啊。”

“那你知不知道——”姜瓷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说,“桑泽的事情?”

耿小依有点懵:“我也不是很清楚,他都消失五年了,五年前我还在读高中呢,对这些事不太关注。”

“那有没有传言说,他消失以后去了哪里?”

“那些传言,你不是也听过吗?大家都在传,都不是秘密了。”耿小依不解,“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也没什么。”姜瓷淡定地坐好,“突然想起来,随便问问。”

她目光飘到窗外,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失落的心。

耿小依继续去做音频后期了,姜瓷才得空掏出手机,悄悄在搜索栏里输入那个打了一万遍的名字——桑泽。

百科没有更新,新闻还是几年前那几条,《青年古琴演奏家桑泽离奇消失,至今杳无音讯》。

照片里的桑泽眉眼细长,仿若含着潋滟春光,流风回雪。

五年前,他应邀参加一场传统乐器演奏会,可是直到整场演奏会结束,他都没有出现。从那之后,这个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当时两个备受瞩目的青年古琴演奏家,素有“十年姜未,百年桑泽”之称,最后却只剩下姜未一枝独秀。

是遗憾,又不是遗憾。

姜瓷望着窗外流云出神,耿小依在旁边叫了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

耿小依看她:“发什么呆呢?问你晚上吃什么去。”

“啊,我就不去吃饭了。”姜瓷笑笑,“我找到住处了,今天就把行李从你这儿搬走。”

“那也行吧,我帮你搬。”

“不用不用,我东西少。”姜瓷推着自己的行李箱,谢绝了耿小依的好意,“等我房子收拾好,请你过去吃饭。”

出了宿舍,姜瓷才长舒一口气。

她有一个秘密,全世界,无论姜未还是耿小依,谁都不知道——

姜瓷暗恋桑泽,从五年前的惊鸿一瞥开始。

他是靡靡之音,是雪山月色下的清隽疏狂。

是姜瓷十七岁的弦外之音。

是她最纯粹、最至高无上的暗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