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万界归灵 > 

第二章离家

第二章离家

不一会儿,已是晌午。

柳家正厅里摆下了一桌好酒好菜,柳业上座,两眼盯着手中的信,看得出神,不言语。

旁边站着魏管家——一个看起来像六十多岁的老头,留着一撮胡子,但是头发却是乌黑亮丽,似泛着光。柳业正对面坐着小六他娘。柳氏也只是看着柳业,眼不时看向门外。

过了片刻,魏管家说道:“要不……”语未尽,柳业摆了摆手,说到:“他许家家大业大,但是我也不是可让人随便捏的!”

魏管家听完,便不再言语。随后吩咐下人去叫少爷小六,自己先退下了。

大厅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正是阳春三月,苍元镇又热闹起来。各商店的叫卖声不绝如缕,街巷中还不时有杂耍表演,看客围成一团,时而尖叫,时而嬉笑,姿势百态。

苍元镇依江而建,渔业发达,江边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渔船。

而此时,小六正待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地窟里,墙上各镶嵌着两枚发光的晶石。里面摆放着一张桌子,地上则堆的乱七八糟。有各种木料、半成品以及成品。

小六站在桌子旁,桌上放着一个大的木盒,木盒里面又放着五六个雕刻精美的小盒子。

但是他并没有多看一眼。他取来一把铁锹在地窟西南角,挖了一个三尺来深的小坑,露出一个鲜红色的小木盒,小六用手在其上不停地抚摸着,嘴角微微上扬,似乎颇为自得。

这正是他五叔让他准备的东西。

小六将盒子尽数取出,然后顺着扶梯爬了出去。出了洞口就是小六的房间。地窟就在小六房间下面。这是应小六的求,柳业亲自找人修的。地窟主要用来制作手工艺品,存放制作工具、木料以及成品。

小陆正要将盒子放进包袱里。突然听到外面有下人在叫他,让他去厅堂。小六应答了一声,便让那人退下了。

不一会儿,小六进了厅堂。柳氏正盯着门外,见小六来了,站起身来接六坐下,又吩咐下人去取炖好的汤。

柳叶见小六来了,却是笑将起来,起身取了一壶酒,两盏杯,分别满上。然后,递给小六一杯,说道:“今儿咱父子将离,这杯酒你得干咯。”

小六刚坐下,没料到柳叶突然要他喝酒,立马面露异色,扭头看向柳氏。柳氏平日里是坚决不让小六喝酒的,小六也不曾碰过酒,今儿却有些奇怪。

柳氏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爹怕是舍不得你,你就喝上一口,不碍事。”

一杯酒下肚,小六开始作张牙舞状,上蹿下跳,直呼要水。

柳爷见状,却是哈哈大笑起来,道:“不愧是我的崽!哈哈哈哈。”

饭后已是黄昏,柳业叫来了准备好的马车,拉开门帘,让小六上去。

柳业一脸肃穆,对着小六说道:“去了你五叔家可得加把劲儿,你底子薄,爹怕你吃亏。”

又对着马车夫说道:“李兄,我儿子可交给你了。”

那人摆了摆手说道:“不打紧,放宽心。”

小六坐在车上,他稍稍扒开窗帘,只见一轮残阳挂空中,泛着血红的光芒。

小六坐在马车里,旁边放着一个深蓝色碎花布包。小六打开了包袱。只见里面有一个上了锁的紫金色铁匣子。

铁匣子上印着三片花瓣。

不一会儿,小六觉得有了一些困意,便揉了揉眼睛,把包袱重新系好,侧身靠在马车上,睡了。

不知不觉已经天黑。李姓男子停下马车,又环视了一下周围。

忽然,一张地图出现了在了李姓男子手中。

“嗯,快到江枫镇了。”李姓男子嘀咕了一个声。

李姓男子此时面色凝重,吐了一口浊气,便将地图收了起来。同样那地图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见了。

行至申时,李姓男子在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他扒开门帘,只是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小六,便将他抱了出来。

李姓男子让店小二安排好了房间,便抱着小六进了一间房。

午夜时分,江枫镇已是一片寂静。一轮明月正悬挂在空中。

此时的月亮格外的圆格外的亮。街道上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声。在七弯八拐的巷道里回荡。然后,随着风不知飘向了何方。

突然几个不连续的黑影在一排屋顶上闪过,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中。

客栈。此时小六所在的房间已经熄灯。李姓男子正盘坐在地上,闭了眼,似乎在休息。

此时他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只见其身着一套银色软甲,身背一对无鞘弯刀。

月光透过了窗户。在月色下,那无鞘弯刀,泛着寒光。

忽地,他睁开了眼。

“这么冒失的闯进别人的房间,不太好吧。”

说完两支利箭突然出现,向其双眼射来,直击要害。

李姓男子却是一闪出现在偷袭者背后,反手一记手刀,那人便昏迷过去。

他讥笑道:“许家什么时候这般畏首畏尾了,连正主都不敢现身露面了?”

“哟,果真是好身手,不愧是苍龙在三当家的。嚯嚯嚯!”

只听到门外传来一声难听的笑声。房门便爆裂开来,木屑横飞。李姓男子一眯眼便破窗而出,竟是贴墙而行,一晃便上了房顶。

此时房内正站着一个不阴不阳的白面男子手持蒲扇。其身后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糙汉。三人气息外放,那白面男子竟是半步结丹期的强者的强者,至于后面的两人均是筑基初期。

此外,屋外还站着七八人,均是练气境。

那白面男子屋内环视一周,除了那倒地不起的突袭者却是空无一人。

小六竟不见了踪迹!

那白面男子看了那破窗一眼,只是轻摇蒲扇,发出了不阴不阳的怪笑声,道:“追。”

李姓男子破窗而出后,只是与那客栈拉开了一定距离,便停了下来。随后吹了一声哨子。随后身后出现几道身影,均是练气境后期。

而此时小六仍在睡梦中,只是是躺在一辆马车内。车夫不停地挥动皮鞭,马儿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极致。

原来,李姓男子早已预感到了危险,便让其中两辆马车护送其离开。为了方通行动,早在小六的马车上放置了迷香。

此时那白面男子已逼上前来,扯着尖嗓怪叫起来:

“说,你把那柳家小子藏哪儿去了!”

李姓男子却是弹跳而起,取下弯刀掷向空中。那弯刀银光一闪,幻化为八道虚影像那白面男子射去。

“区区八品法器也敢在我面前卖弄?”说完了白面男子一挥那黑色蒲扇,便见八道灵光分别打在了那弯刀上。

只听一声闷响,八把弯刀便不见了踪迹。

突然,白面男子大叫一声:

“不好”

只见李姓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其身后,手持弯刀,朝其两耳切去。

那白面男子见情况不妙,便想以扇迎敌。刚想有所行动,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只见白面男子脚底下正浮现四张纸符。均闪着电光,“滋滋”作响。

“雷禁符!呵,当真是舍得!”那白衣面南子朝着那黑蒲扇大吐一口精血,只见那蒲扇灵光四溢,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蒲扇“嗖”的一声脱手而出,幻化为一只青色大鸟,迎刀而上。

李姓男子却是面无表情,沉声喝道:

“莽劲·魂切!”

突然那李姓男子身上出现了凶兽莽的虚影,弯刀刀身燃起淡蓝色火焰。

说时迟,那时快。弯刀与蒲扇碰撞在一起,却是一声脆响。弯刀上竟有了一丝裂纹。

李姓男子大吐一口血,身子倒飞了出去。正撞上了一间商铺。商铺轰然倒塌,李姓男子却不见了踪迹。

白面男子大吐一口浊气,却是面色苍白。此时他仍被禁锢在法阵当中动弹不得。

其一干手下见状,纷纷摆脱了眼前的敌人,争先恐后的围了过来,似要为那白面男子解开法阵。

苍龙寨的一干人等见状,皆是大惑,但同时也松了口气。相互对视一眼,便立刻向后撤去。不消片刻便没了踪影。

那白面男子却是气不打一出来,吼到:

“一群废物!不去追那些苍龙在砸碎。都围过来干什么!”

这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突然,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黑衣人缓慢的摘下了面罩,露出诡异的笑容,说道:

“当然是杀你了。”

说完,手中出现一把金色锥子,直向其丹田刺去。那白衣面男子慌了神,却是动弹不得。

“怎么是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父亲的得力干将!你……”语未尽,那金色锥子却已刺入其丹田,随后又是一道光芒从中射出,洞穿了白面男子的身体。

“忘了告诉你了,命令正是家父下的。”高手男子轻语道。

那白面男子瞪大了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后,便没了气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