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神仙也要讲业绩 > 

第六章 沾酒就疯的女粉丝

第六章 沾酒就疯的女粉丝

第六章沾酒就疯的女粉丝

站在酒店套间门口的谢舒宁,手指一直放在门铃上,却始终犹豫不敢按下去。

“放心,你可以的。”走廊上空无一人,耳边却响起了鼓励的声音。

谢舒宁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按下了门铃。

“谁?”屋里传来了一个慵懒的男声。

“我是导演组那边的谢舒宁,白先生,我们今天见过,我来给白先生送明天用的台本。”谢舒宁语气紧张的回答。

白夜修打开了房门,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上还带着水珠,宽松的浴袍正好露出胸口的肌肉,虽然不健硕,但是线条分明,格外的好看。

谢舒宁连忙移开了眼神,望向白夜修的脸,她已经练习过了无数次,却还是结巴了起来,“这个,这个是明天,白先生要用的台本,白先生,您可以,不,有空的话,可以先看一下。”

“台本?”白夜修不由重复了一句。

编导送台本一般直接给经纪人,这么大半夜自己送台本来,作为在圈子里面混了这么多年的老手,白夜修狭长的狐狸眼顿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目光。

“那真是辛苦谢导了,快请进,我现在就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正好问问谢导。”白夜修接过台本,同时警惕地看了一眼走廊。

一进屋,白夜修就把台本随手放到了桌上,转身打开了冰箱,问道,“谢导,喝点什么?”

“不不不,不用了,”有些急促不安的谢舒宁连忙道,“白先生,你还是先看台本吧,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好尽快修改。”

“我看谢导很年轻啊,才毕业吧?”白夜修已经拿着酒和两个酒杯过来。

“嗯,”谢舒宁点了点头。

白夜修发现谢舒宁从进屋开始,就特别的拘谨,一直神情羞涩地端坐着,这和白天里那个跟着冒牌天神上蹦下跳的女孩子判若两人,难道是因为害羞?

“我,我……”谢舒宁捏着衣角,一副犹豫不定的神情。

“怎么了,小谢,别紧张,”白夜修给谢舒宁倒了一杯酒。

“我,我其实是白先生的粉丝,特别喜欢白先生……”谢舒宁终于把憋在心里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作为导演组的成员,按公司的规定是不能私自与艺人们接触的,谢舒宁这次主动请缨,就是来见白夜修。

白夜修走到了谢舒宁的身后,语气温柔道,“那我们是**一张,还是我给你一张我的签名照?”

“真的可以吗!”听到白夜修的话,谢舒宁欣喜若狂。

“粉丝就是我们的力量之源嘛。”白夜修笑道。

谢舒宁当时并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只是觉得白夜修并不像同事们说的那样嚣张跋扈,反而格外的温柔。

谢舒宁掏出手机,开心地和白夜修**。

“不能外传,”拍完之后,白夜修对着谢舒宁做了一个鬼脸道,“毕竟我现在是,衣冠不整。”

“嗯嗯嗯,”谢舒宁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答应。居然能和白夜修先生一起合影,自己真的已经是“死而无憾”了。谢舒宁翻看着手机里面这几张照片,心中百感交集,眼泪忽然一下子流了出来。

“怎么哭了,”白夜修连忙将纸巾递给谢舒宁。这样就喜极而泣的小粉丝,还真是单纯可爱,白夜修心里默默感叹,现在的人类小女孩还真是容易搞定,差不多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吧,毕竟,春宵苦短。

“来,喝一杯,”白夜修将酒杯递了过去。

不过,白夜修要是能提前知道之后1个小时发生的事情,那他绝对不会让谢舒宁喝下这口酒。

他混娱乐圈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识过,有喝完就开始发嗲粘人的,也有喝醉就化身知心姐姐开始说真心话的……但这些都是在喝醉之后,自己本来只是打算小酌一杯来点气氛,结果只喝了一口的谢舒宁就如脱缰的野马在白夜修的房间里面上串下跳,还拉着白夜修从太空步跳到了夜店蹦迪舞。

折腾了1个小时后,白夜修终于体力不支的瘫坐在了沙发上,心中不停感概,现在90后的人类女孩都已经这么可怕了吗?

谢舒宁扑过来,一下子搂住了白夜修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嘴中喃喃道,“好开心啊,终于见到白先生了,好开心,真是死也值了。”

美人投怀送抱虽然开心,但筋疲力尽的白夜修已经力不从心,而且见识了这个丫头的疯狂之后,白夜修已经不敢再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

现在该怎么办?看着已经烂醉如泥的谢舒宁,白夜修陷入了沉思,如果是对方投怀送抱,两情相悦,那自己当然乐意,但不是趁对方喝醉占便宜,这种事情,白夜修还是有底线的。

只是,如果这个时候把她送走,万一被其他人看到,自己明天肯定立马上热搜。

“劲爆!当红男星竟然睡了女导演!”

白夜修已经能脑补出那些八卦狗仔们兴奋的嘴脸。斟酌再三,白夜修还是决定今晚就让这丫头在这里睡吧,等明天她醒了再说。

白夜修深吸了一口气,把谢舒宁抱了起来,一步一步朝床边走去。

“谢谢你啊,白先生,”谢舒宁抚在白夜修的肩膀上,依然喃喃自语道。

“谢什么?”白夜修问道。

“谢谢你那个时候唱的那首歌,‘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谢舒宁轻轻地哼唱了起来,白夜修记得这是前些年,自己参加一个音乐节目时改编的歌曲。因为那个节目后来不怎么火,所以这首歌也很少有人提起来。

现在再听到有人唱,连白夜修自己都不由的有些怀念。

“好想,好想再听白先生唱一遍这个歌曲,”谢舒宁说着说着,竟不由的又哭了起来。

“臭流氓!”然而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忽然从地下冒了出来,朝着白夜修就是一拳。

这人正是从地府抄近道回来的苏一饼。他急着回来找谢舒宁,于是直接定位了她的位置,结果一到人间,就看到了白夜修正抱着人事不省的谢舒宁,准备去床上。

白夜修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在地上。他本是青丘高贵的狐君,来到人间后是万人追捧的大明星,还从来没有被人骂过是流氓!就算对方是神仙,他也不能咽下这口气!

白夜修把谢舒宁小心地放在了床上,转头时,双眼竖瞳一片碧绿,六条白色的尾巴在身后若隐若现。

“呸,青丘的骚狐狸,”苏一饼啐了一口,语气不屑道。

“你到底是何人,竟敢冒充二郎显圣真君,”白夜修小时候见过灌口二郎神,白天里就识破了苏一饼的谎言,只是觉得之后应该也不会再和这个冒牌神仙相见,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才没有当场揭穿苏一饼。结果,想不到才几个小时便又见面了。

“本座,天庭四方降妖大神,”苏一饼也不示弱的露出了神的金瞳,胡扯了一个名号。

说话就是个过场,两人很快便厮打起来。

一个是神仙,一个狐妖,但打起架来根本就是人类男子的互殴,虽然放了狠话,但彼此都没有动用神力,甚至还小心的避开了台灯、电视、花瓶……

打了十多分钟,两人终于都累了,纷纷背靠背的瘫坐在了地毯上。

“你们这些狐狸妖,怎么男的女的都一个样,脑子里都只想一件事。”苏一饼气喘吁吁的骂道。

“她喝醉了,我只是把她抱床上去。”白夜修解释。

“对了,这个女人被鬼附身了,得快点清除掉,”苏一饼终于想起来了自己赶着来要做的正经事。

他才站起来,却愕然发现,床上的谢舒宁不见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