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夫人,你人设立不住了 > 

第五章 被质疑

第五章 被质疑

要么说这事就挺巧的,她在进计家前就知道了计家的计划。

计家准备让计葶去做她师傅的徒弟,但没有这个机会接近师傅,所以就必须要获得这个工作卡。

计葶一家人目光已经热切到着火,盯着那张工作卡的样子,仿佛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这次大家也都拿来了自己的陶艺品,雍容华贵的女人穿梭在众人之间,最终停在了计葶跟前。

沈秋歌眉峰一挑,遥遥看着计葶的那件陶艺。

那是个线条诡异却又美丽的鹿,它颜色瑰丽张扬,高高昂着的头上分叉出一支支仿若枝丫的角。

即美,又有攻击性。

是挺优秀的作品,甚至还有些想要极力靠近溪中峰的风格,在外人眼里恐怕已经很像了吧。

沈秋歌看得到,那个女人脸上的惊讶和赞赏。

她有些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那个鹿:“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大师的作品,隐忍又有勃发的生命力。”

这句话已经是很高的赞赏了。

沈秋歌本来还以为,这个女人难道是师傅看中的后辈,居然把事情安排给她。

但就这句话出来她就知道不是了,能够接近到师傅的人,都不会用什么要命的隐忍和勃发生命力来形容他的作品。

二楼。

关湛一直在注视着沈秋歌。

他之所以来这个宴会,也是因为这可能是能够接触到溪中峰的机会。

当然,之前他以为拿到了那件瑕疵品是拒绝来的,要不是沈秋歌他也不会改变主意来了。

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是隐着怒火的,好在沈秋歌熄了他的怒火。

他相信,这个装哑的小无赖和溪中峰一定是很亲近的关系。

心里刚这样想,他就看到了沈秋歌脸上爬上一抹嘲讽的笑,随即掏出手机。

她要行动了。

下一瞬,寂静充斥着低低赞赏声的宴客厅乍然响起一道大笑声。

机械化的女声乍然又突兀,没有丝毫感情起伏的声音刺耳至极。

所有人都回头看向沈秋歌。

计家人恼怒的眼神都要喷火了,计葶则狠狠掐紧手心,她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这个哑巴一定是在嫉妒我,一定是!

为什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她的存在就是你人生的绊脚石,明明已经走丢十几年了,偏偏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回来。

偏偏是这种关键的时候!!

和计葶的咬牙切齿相比,沈秋歌简直四平八稳,唇角的笑肆意,姿态又洒脱。

她冲着计葶挑眉,毫不掩饰自己的挑衅。

开玩笑,她怎么可能让一个心机叵测的绿茶婊出现在自己师傅的工作室里啊?

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第一个要灭的人。

雍容华贵的女人皱眉看向沈秋歌,脸上是处于上位者对蝼蚁的淡淡厌烦的轻视。

“你对我说的话有意见吗?这位是谁家的小姐。”

计葶压下眼里的凶狠,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摇头:“是我姐姐,她刚回到家没见过什么世面,您别生气,她也不懂陶艺。”

女人眼底了然。

沈秋歌却微微歪头,手机里播放出女声:“谁说我不懂?”

“张小姐,别跟她计较,你还是先公布溪中峰先生给的题目吧。”

计父冷冷看着沈秋歌,对张小姐说话却十分客气。

张小姐也觉得跟沈秋歌计较掉价,正欲张口说话时,沈秋歌机械化的女声再次响起。

“你说溪中峰的作品隐忍又富有勃发的生命力,可见你并不了解溪中峰。更何况计葶这个作品模仿痕迹太重,要说是她的作品,不如说是她抄的作业。”

不就是刻意想模仿自己师傅吗,沈秋歌怎么会看不出来。

计葶顿时脸色涨红,不可置信。

她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作品她确实是一丝丝抄着溪中峰作品制出来的,但她自信没有人会看出来。

张小姐都没看出来!

“你别胡说八道了姐姐,在家里你怎么针对我都没关系,但你不能这么羞辱张小姐啊!”

计葶把火往张小姐身上引。

立刻有人见风使舵跟着说道:“就是,你以为你是谁?人家张小姐可是见过溪中峰大师的,也是他工作室的一员,你说她不了解难道你个乡巴佬哑巴了解?”

乡巴佬小哑巴沈秋歌撇嘴,刚要说自己是溪中峰的忠实粉丝,背后就忽然响起一道低沉嗓音。

“她当然了解。”

沙哑的嗓音无比熟悉,刚才还在沈秋歌耳边威胁她呢。

沈秋歌僵硬转身,遥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关湛像一只餍足而闲庭散步的雄狮,长腿迈出一步步向沈秋歌走来,他唇角的笑是运筹帷幄的自信。

“她和溪中峰很熟。”

一语落地,沈秋歌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要不是她耐力惊人此刻已经蹦起来冲上去捂住关湛的嘴了!

这个臭男人!

沈秋歌急急忙忙转身,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角落以哀求的眼神看向关湛,很没有出息的悄悄双手合十。

求求你了,别讲了。

关湛挑眉,心中大有一股扬眉吐气的舒畅感。

是了,就是要这样求他,但还远远不够,这个该死的女人给他的羞辱可没这么容易就抵消了。

看着他眼神里的威逼,沈秋歌咬牙切齿,但却无可奈何,再一次认怂了。

她用手指做出一个下跪的动作,心里已经把关湛大卸八块了。

关湛这才满意,住口不言。

但他刚才说的话也足够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了。

计葶就是最先蹦出来的,打死她,她都不信这个哑巴会认识溪中峰。

那是什么人物,这个哑巴一个乡巴佬怎么可能认识,还很熟!

“关总,你别开玩笑了,我姐姐在一个山沟里住了十几年,她怎么可能认识溪中峰大师呢,是谁告诉你的,我姐姐吗?”

关湛拧眉,扫一眼计葶后淡淡道:“你是谁,我认识吗,为什么跟你开玩笑。”

一句话让计葶满面涨红,却还是咬牙说道:“你别被我姐姐骗了,她什么都不懂的。”

她要借这个机会把计瑛姿撵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