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夫人,你人设立不住了 > 

第三章 身份险暴露

第三章 身份险暴露

关湛的咬牙切齿没有逃过沈秋歌的眼睛,也分辨出了他好看薄唇说的什么话。

不就是一个瑕疵品,沈秋歌真不知道关湛为什么这么执着,而且她可是给他留了一百万的。

转身不去看他,沈秋歌心里莫名有一丝丝的心虚。

早知道那天就不跟这个人打照面了,现在也不会……不对啊,那天拍下师傅瑕疵作品的不是个助理吗?

沈秋歌又转头看关湛。

但见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虽然简单却看得出是出自大设计师,应该是独一无二的。

再联想到那天自己扒下来的衣服。

她当时就应该怀疑的,一个助理气势怎么会强,又怎么会穿的这么好。

端起一杯鸡尾酒掩饰性转身,沈秋歌暗暗思衬该怎么处理关湛。

眼角余光里,关湛卷着风雨欲来的凛然气势已经朝她走过来了。

要不是今天宴会重要,刚才她就已经提着裙子跑了,哪还用在这里想办法应对。

得赶紧想个办法堵住这个男人的嘴。

钱估计是不行了,那天给他一百万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怎么也不像缺钱的样子。

恰在这时,几个不怀好意的身影挡住了沈秋歌的视线。

“你就是计家那个走丢了十几年的哑巴小姐计瑛姿?”为首是个长相嚣张,声音也嚣张的女孩子。

她身后,计葶有些着急的样子拉着她的手臂,“算了算了,你别这样,她到底是我姐姐。”

这劝说的毫无力度,计葶唇角已经带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还装模作样的说道:“她也是刚从乡下回来,什么都不懂,就别跟她计较了。”

嚣张的女孩子双手环胸,很不得拿鼻孔看沈秋歌:“就算不懂规矩,脸还是要的吧?这宴会给你发邀请函了吗你就自己跟来,脸皮这么厚?”

沈秋歌挑眉,都多少年没人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了?

她上下打量嚣张女孩儿,唇角一勾,扯出她标志性肆意的笑,亮晶晶的眼睛无端端让人心里没底。

手机机械化的女声:“你的意思是,谁没有邀请函就是不要脸,不能待在这里咯?”

“对,就是这个意思,呵,好在你是个哑巴但不是聋子,识相就赶紧滚吧。”嚣张女孩儿冷笑摆手,像处理垃圾一样。

哑巴?

已经近身的关湛蓦的站住。

那个女人是哑巴?

他眼睛眯起,怎么可能,她那天晚上忽然出现在他房间的时候,口条可利落的很。

到现在他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她的声音。

“你没有珍惜我和你好好商量的机会喔。”

多么自信,多么肆意,又是多么的狂妄嚣张。

关湛咬牙切齿。

他不动声色的站定,眼神遥遥锁住沈秋歌,直觉告诉他,这该死的女人有阴谋。

想拿回拿件东西,他得抓住她的尾巴。

那边。

沈秋歌对着计葶伸手,机械化的女声毫无情绪,但配合她的动作却又无形中带着压迫:“把你的邀请函拿来。”

计葶一愣,“姐姐……”

“拿来。”

周围人视线已经纷纷看过来,计葶咬紧后槽牙,心里冷笑,以为沈秋歌是想要霸占她的邀请函。

那就让你丢人好了。

计葶眼神萃毒,乖乖拿出邀请函递到沈秋歌手里。

打开邀请函,沈秋歌举起,红底烫金大字‘计小姐’三个字立刻跃入眼帘。

机械化的女声毫无感情道:“计家只有一位小姐,就是我,计小姐也只有我,明白了吗。”

计葶顿时僵立当场。

她恍若大庭广众之下被打了一巴掌,手脚发麻动也不能动。

她和计家没有血缘关系,她只是计父的继女,尽管她已经改性,尽管计父对她疼爱有加。

可她从小心底最深的自卑,就是她和计家没有血缘关系,随时可以被丢掉。

周围顿起窸窸窣窣讨论的声音,计葶感觉全世界都在嘲笑她。

她浑身发抖。

沈秋歌就这么肆意笑着,将手里的邀请函随意扔到计葶的脸上,不在意的态度那么明显。

计葶不可置信的看过去,只看到沈秋歌眼底的嘲讽。

我不在意的东西,赏给你吧。

如果不是这个场合对她特别重要,计葶此刻就已经尖叫着扑上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下来的,木讷的看着沈秋歌又把眼神扫向那个嚣张女孩儿。

“你还要问吗。”机械化的女声让人心里发寒。

再问下去的结果只有一个,被赶出去的不会是她沈秋歌,而是计葶。

还没清醒过来的计葶死死抓住了嚣张女孩儿的手。

战五渣。

沈秋歌深觉无趣,直接无视掉这几个人,擦身而过径直冲着关湛走过去。

越走越快。

关湛深邃眼眸盯着沈秋歌急切的跑过来,心里冷笑,已经在心里模拟着狠狠羞辱她的场景。

可惜,沈秋歌没有给他张嘴的机会。

她像个小猴子一样跳过去,干脆利落的伸手捂住了关湛的嘴巴,随后强行拖着他就跑。

唇上传来柔软的触觉,一股淡淡馨香钻进鼻子,关湛怔愣了一瞬。

就这么一瞬,沈秋歌就拉着他冲出去,并且拿出他的车钥匙后轻而易举找到那辆拉风的迈巴赫越野车,随即带着他钻进了他的车子。

“嘭!”

力气奇大无比的将他推挤到椅背上,沈秋歌喘息着靠近他,亮晶晶的眼睛里倒映出他英俊至极的脸。

“这个世界可真小,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到了。”沈秋歌的声音带着笑意。

“呵。”关湛冷笑,微微垂眸看着凑到自己胸口,充满攻击性的女人,“你不是个哑巴吗,嗯?”

刚才还装模作样的用手机软件代替自己说话。

“如果我告诉计家你不是哑巴,你现在要做的事一定做不成了吧。”

虽然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但她装哑巴一定是很关键的点。

拿住别人的死穴,一击毙命。

该死的女人,让他丢了那么大的脸,还抢走了他的东西,她得付出双倍……不,更加惨痛的代价。

关湛攥住沈秋歌的手腕,唇角扯出一抹没有温度残忍的弧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