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夫人,你人设立不住了 > 

第二章 狭路相逢

第二章 狭路相逢

沈秋歌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因此计家真正的小姐计瑛姿救了她,她得报恩。

她的意思是要么给钱,要么给权,但那个小哑巴什么都不要,她要求沈秋歌以她的名义回到计家.

替她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何必弄的这么复杂呢?

沈秋歌问不出口,且还认命的答应了,因为她对着为救她毁了容的计瑛姿张不开嘴。

但,她的容忍也就仅限计瑛姿一个人了,更不可能包括马上要被她灭掉的计家任何一个人。

眯眼笑着,沈秋歌拿出手机输入了几个字后点开播放。

“好啊妹妹,我一个人住确实寂寞,那你就和我一起去住好不好?”

明明是机械化的女声,却让人莫名听出一股讥讽。

计葶脸色一白,手指攥紧,脸色有一瞬间的慌乱。

“葶葶和你不一样,她代表的是我们计家,怎么能去乡下住?”计父不满冷斥。

“她不去我就不去,她在哪我就在哪。”机械化的女声不含感情,沈秋歌摆明了耍无赖的姿态。

“啪!”

本来就对这个哑巴女儿不耐烦,一听她抬杠的话计父哪还忍得住,重重的拍桌而起:“你以为我是跟你商量?你不想住在乡下也行,我们就当你从来没有回来过,滚!”

“正好,我回来的时候还有人我采访我呢,不如我现在就打个电话讲讲计家的辛辣往事吧。”

沈秋歌没有张嘴,但她一脸的不在意,整个人显得闲适又无赖,勾起的唇角让人心头直冒火。

越是计家这样不要脸的人,其实越好面子,对付他们的办法就是比他们更不要脸面就行了。

果不其然,她说完计父就气得头晕目眩,好悬没直接背过气去。

但沈秋歌其实不是威胁计父,而是计葶。

沈秋歌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看计葶,计葶怎么会看不到,她现在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看到沈秋歌又开始用手机打字的时候,她头皮发麻的慌忙起身。

“爸,姐姐刚回来还是别送到乡下去了,让她就住下吧,我也不想她被送走。”

要送就远远送走,光送到乡下哪行?

现在只能为了堵住她的嘴暂时把她留下来,然后再想办法把她送去回不来的地方。

计父实在不想看见自己亲生的哑巴女儿,更何况她这么不听话。

但计葶的妈妈接收到女儿的信号,拿出苦口婆心的姿态又劝又求的,计父心里火气消了后什么也没说,冷哼一声转身上楼,算是默认了。

计父都同意了,计家其他人的意见也就忽略不计了。

沈秋歌就这么在计家住下了,计葶急于表现‘姐妹情深’,热心得帮沈秋歌收拾房间,顺便试探沈秋歌。

“姐姐,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

无声嗤笑,沈秋歌挑眉看向计葶。

这么沉不住气?

她故意点点头,果然看到计葶神色白了一瞬。

计葶心脏狂跳,“那,那你走丢那天的事呢?你还记得吗?”

她死死盯着沈秋歌的脸,不想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沈秋歌忽然起身,走至计葶跟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随后唇角一勾,露出一抹肆意的笑。

计瑛姿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父母联姻没有感情,妈妈死后她在计家啥也不是,然后爸爸娶了他的初恋,还带来个继女。

计父也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他自己女儿看都不想看一眼,倒是对自己继女疼爱的不行。

计葶就起了心思想彻底取代计瑛姿,小小年纪就深谙诬陷大法,屡次陷害计瑛姿,计瑛姿这个小哑巴又解释不清楚,弄得计家人人都烦她。

最后计葶在旅游的时候把计瑛姿骗了出去。

沈秋歌凑近计葶,就这么无声的盯着她的眼眸,虽然什么没说,却也什么都说了。

计葶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一是因为得到了自己最不想得到的答案,二则是因为沈秋歌的眼神。

明明看起来就像个乡巴佬一样,但她肆意的眼神中的凛然杀气让计葶胆寒。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一个假寐的母狮盯着一样。

这个发现让计葶接受不了,她蓦的推开沈秋歌跑了出去。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沈秋歌摇了摇头,真是个战五渣,她还什么都没说呢。

果然,自己的眼神不是谁都能承受的,真是高山孤寒啊。

带着这种高手寂寞的心情,倒时差的沈秋歌一头扎到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竖日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计家人面前。

今天晚上有个对计家而言很重要的宴会,她就是特意挑在这个时候回来的。

计葶抿唇。

这个哑巴也想参加宴会?她知不知道今晚的宴会多重要?

“姐姐,我们礼服都是准备了很长时间的,你没有礼服是进不去的,现在准备也来不及了。”

假装歉意的看着沈秋歌,计葶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

眨巴眨巴眼睛,沈秋歌的手机发出机械化的女声:“有礼服就能参加?”

计葶点头。

沈秋歌一笑,做了个等着的动作,转身跑上楼,没多大会儿就容光焕发再次出现。

只见她身上穿着简单却大气的裸色露肩裙,头发随意披着,身上甚至还带着一套的首饰。

计葶几乎吐血,恨不能甩自己几个耳光。

时间已经不多了,计父也懒得纠缠,不耐烦的摆摆手带着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去赴宴了。

沈秋歌向来最不喜欢的就是宴会,甫一进去就找了个角落站过去,等着关键时刻的到来。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一股炙热的视线。

谁啊?这么‘深沉爱意’看着她。

沈秋歌顺着目光看过去,待看到一抹俽长身影,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会吧,世界这么小?!

其实从沈秋歌进来伊始关湛就认出她了。

两人视线在空中碰到一处,关湛忽的咧嘴笑了,但他眼眸却冰冷刺骨,笑意丝毫不达眼底。

因此那抹笑勾勒出残忍弧度。

他张嘴,无声且咬牙切齿:“找,到,你,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