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

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

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

连载中
  • 作者:荷塘火锅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1-07-06 16:45:49

主人公叫叶泽王金凤的小说叫《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荷塘火锅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中年人士叶泽重生穿越到了1982年。家庭贫困,父母憨厚老实,兄弟姐妹众多,穷啊!饭都吃不饱!叶泽却是一点不慌,满是意气风发。前世浑浑噩噩、过得不怎么样,老天爷尤见可怜,终于是轮到他重生穿越了,重生人士金手指一开——哈哈哈!眼前已经浮现了一副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展图。只是三天过后……叶泽内心愤怒咆哮不已:“李老二!李东!说好的发家致富第一桶金——黄鳝、小龙虾呢?!在我这怎么都行不通?”叶泽欲哭无泪,原来重生文里都是骗人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8章

这时刚好列车员从车厢一头走过来,嘴里喊着,“哎,大家都把车票拿出来下,请配合检查,学生票的把学生证、通知书准备好!”

大家纷纷从兜里,包里拿票出来,跟后世一样,这年头逃票的也是有,还不少,检票程序不可少。

到了叶泽这位置,对面的中年妇女,把手里早就准备的一小本子给递了上去,嗓门提高几个度,盖过了半截车厢,道:“同志,这是我儿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有我俩的车票。”

一身铁路职工制服的列车员,也挺给面子,“大姐,你儿子有出息,以后啊你就等着享福吧,呵呵!”

“那是,那是!”这位也是一点谦虚,打蛇上棍的主,“我儿子以后毕业了,肯定是管理,可不是那些没文化,工地里扛包搬砖农村打工的能比的。”

这车厢里有不少都是农村出来,北上打工为生计,闻言,都是哼声撇嘴,这话说的,打工的遭你惹你了?这么埋汰人!

列车员也是讪讪一笑,这话唠的,直接堵死了,将车票、通知书递还了过去。

“呐,这我的!”章欣把车票递过去。

叶泽也从包裹里取出通知书,和车票递了上去。

“呦!”列车员接过一瞧,顿时诧异一声,不由又打量了叶泽一番,道:“小伙子,厉害啊!京大,这可是咱国家的头等学府啊。”

一下就把周围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众人瞧叶泽挂满补丁的衣物,平平无奇,不显山不露水,却道是“真人”啊,乖乖!

还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

啧啧称奇!

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叶泽对面的那一对母子俩,中年妇女看着列车员手中录取通知书上那几个烫金大字——京大录取通知书,一脸错愕,说不出来的精彩。

旁边的眼镜男,更为夸张,看着叶泽的表情,双眼鼓瞪着,眉头皱成一团,两手握拳,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分明透着,怎么可能?!

这穿着邋里邋遢的家伙,怎么可能考上大学?还是京大!劳资都没考上,肯定作弊、耍手段了。

周遭众人却是瞧着乐,唇角勾起,很乐意看到这对母子吃瘪,牛皮吹大了吧?这家伙给吹嘘的,没完没了,哼!瞧瞧人家?京大的都没吱个声,你个工大的显什么摆!

待列车员离去,章欣在一边也是诧异万分道:“叶泽,你......你竟是大学生?!”随即又是玉鼻一哼,“你这家伙,一点不老实,刚问你怎么不说?”

叶泽哭笑不得,我倒想说,哪有机会!

有了这么一出,接下来的路程,对面的大姐安静了不少,有时与叶泽目光对上,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笑容,慌忙躲避,他倒没什么,笑着轻点头。

又熬过了漫长的一个白天,一个黑夜,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终于是到了目的地,也是列车的终点站——帝都!

肩扛一个包,手拎一个,随着汹涌的人流往车站外走,费了番力出了站,站在火车站广场前的台阶上,叶泽看着面前人流如织、车水马龙的宽阔街道,包裹一放,双手向上张开怀抱,闭眼尽情的呼吸着面前的空气,放声大喊,“帝都,我!叶泽,来了,来了......!”

引得路过行人,纷纷侧目,估计把他当精神病了。

“你这人,还挺逗!”跟着一同出来的章欣,见叶泽这活宝样,不由一笑,“喂!我叔来接我了,要不要送你去学校?你这刚来,人生地不熟的,别迷路找不到学校。”

叶泽瞧了眼不远边停着辆人力三轮车,前头坐着个中年男子,朝这边不停的挥着手,应该是章欣的叔叔了。

“不用了!”叶泽谢绝好意,前世帝都也是待了多年,虽说这前后变化肯定很大,但大概方位还是清楚的,再说了,堂堂京大,首屈一指的大学,怎么可能找不到。

“我直接坐公交就行,你也快过去吧,别让你叔等着”,说罢,一手一个拎起地上的包裹,往公交站点的方向走去。

两人萍水相逢,缘聚缘散!

章欣望着那道离去的背影,轻咬下唇,长长的睫毛下那灵动的眸子,一波秋水掩映,轻叹一声,两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转身离去。

......

到了京大,跟后世上大学的步骤、行程差不多,一位热心学长给带着,领了被褥、枕头、食堂饭票粮票,还有每月25块的补贴。

这年代大学生可都是‘国宝’,国家都是好生优待着,安心学习就成,吃喝住都不用管。

到了男生宿舍楼,叶泽对人学长道了声谢谢便上了楼,找到所要住的405寝室,进宿舍时,其他几个室友都到齐了,都在忙乎着铺被子、整理行李,六人寝,上面都有每人的编号,他的位置还不错,靠窗右边床铺。

“你们好,我叫叶泽,来自Z省!”叶泽将两个大包裹放到自己床铺上,再把肩上挂着被褥、腋下夹着的枕头也给扔在床上,喘着气跟室友招呼。

几人都是点头回应着。

十多分钟后!

对于今后四年要一起学习生活的几位室友,算是有了个简单的了解,原先以为他这复读了一年,怎么也排不到老小去吧?

结果却是‘当仁不让’!

最大的廖咏,甘省人,面庞长得黑黝黝的,一身破棉絮,头发胡渣看着也挺邋遢,这要搁街上走着,大学生?

妥妥一来打工的农民,都26了,比他大8岁,媳妇是肯定娶了,都是俩娃的爹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下面是24岁的张利民,22岁的孟艳彬,两人都是西南省’人,个子都不高。

再下面20岁的吴强,内‘萌’人,长得倒是高大,得有一米八二、三,一张国字脸,眉毛很厚很黑,站人面前,不怒自威,倒蛮符合‘萌古’汉子的形象。

许洋,20岁,东北那旮旯的,一脸络腮胡,不知情的,以为四十多的汉子呢,长得可着实着急。

都是年轻人,很快熟络起来,收拾好,也到了饭点,六人结伴去了食堂。这年头,家里都不会富裕,出去聚餐馆庆祝是不可能的。

到了食堂用先前的饭票吃食,几人找了个餐桌吃起来。

“哎呦,不愧是京大啊,这饭菜可以啊,呵呵!”廖咏一手一个白面馒头,一手筷子夹不停,感慨着,“不瞒你们说啊,在老家那边,都是馍馍、玉米粥,就这还不能天天有,唉!穷啊!”

其它几个都是感同身受,边吃边应着,这年代,都是穷人多,绝大多数的国人、家庭,都是在温饱线上徘徊,吃饭可是头等大事。

叶泽瞧着几人欢实吃饭的模样,心里苦笑一声,他搁家里那边不说天天大鱼大肉吧,那也是隔三差五下馆子,家里吃的也不差。

这嘴就养叼了,白面馒头、荤素搭配,还有免费带点油水的汤,这伙食搁当下,那相当可以了。

只是对他来说,就有点清汤寡味的意思了,解决了一个馒头,就着汤咽了下去,菜基本没动。

“小叶子,怎么光啃馒头,不吃菜?”张利民嘴里嚼着,含糊着说道。

叶泽挤出丝笑容,面前餐盘一推,“还不怎么饿,你们把我的也吃了吧。”

几人也不矫情,纷纷夹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吃完饭,打道回寝室,六人搁寝室里谈天论地,说说笑笑。下午,叶泽去了趟学校里的小卖部,买了些牙刷、牙膏、搪瓷脸盆、毛巾等日常用品,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

翌日!

班级!

叶泽和宿舍几人来到的时候,里头人已不少,估摸一算,怎么得有五六十了,乖乖,这跟后世的大学班级专业分配,可是大有不同。

这年代的大学,专业划分这块,远没有后世的详细、细致,当初报志愿京大时,填的志愿原想学老本行,电子技术这方面的,但关键人没有,只有个很笼统的专业,物理机械!

问高中老师,人也不怎么懂,说难听点就是瞎填,就选了这专业,叶泽想着这一个班级这么多人,估计都是这么‘稀里糊涂’选择所学专业的。

张利民、孟艳彬两人个不高,挑了个前头的位置,叶泽、吴强几人坐到了后头。这算是第一次班会,大家都有些拘束,都只跟同宿舍的交头接耳窃语着。

叶泽搁后头坐着,视野极佳,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滚动、扫视着,几圈下来,有些无奈和叹息,唉!五十多号人,女的二十都不到,狼多肉少,这往后可是竞争激烈啊。

且都是背着身,也看不清人姑娘脸蛋,是女神小姐姐,还是恐龙大姐,也不知晓,这又得折去一批。

可谓处境艰难啊!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