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

连载中
  • 作者:开薪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1-07-19 17:46:31

完结小说《药香娘子医手遮天》是开薪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窦瑜荣挚,内容主要讲述:穿越就多了个又乖又可怜的儿子,冷酷心肠的窦瑜都忍不住软了又软。医术无双,以医开路,开始打怪(赚钱)生活。虐渣、揍白莲,开铺子、置田地,种果树、养殖鸡鸭鹅猪。在赚钱养娃的路上,窦瑜乐不思蜀。偏生平时沉默寡言铁憨憨,想要假戏真做。而窦瑜还发现,他来历很是不简单……...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窦瑜神色冷静,还带着一丝清冷和傲然。

戴润青见窦瑜的第一眼,她就知道,面前的女子不会给袁坤做外室,她的孩子,也不可能是袁坤的孩子。

她先朝窦瑜笑了笑。

“……”窦瑜也会以淡淡一笑。

“窦娘子,不请我屋子坐坐吗?”戴润青温笑出声。

“三太太请!”

窦瑜请人进了隔壁的屋子。

这间屋子也有一个火炕,这会子烧的热乎乎,屋子也暖烘烘的。东西什么也有,没人进来过,干干净净少了一丝人气。

莲儿仔细给戴润青脱了外面的披风,厚袄子,短褂,看着一个臃肿美人,瞬间成了苗条美人,窦瑜抿了抿唇。

“窦娘子是在笑我穿的多么?”戴润青歪着头问。

眼眸里闪烁着光芒,还有一丝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天真和揶揄。

这是日子过的顺心,又被人细心娇养,没有被世俗污染的纯真,窦瑜自问自己是绝对没有,也做不出这种歪着头揶揄别人的举动。

尤其还是陌生人,第一次见面。

“没有!”窦瑜矢口否认。

戴润青也不纠结这个,从莲儿手中接了金镯子,递到窦瑜面前。

“?”

窦瑜看着金镯子不言语。

“我想用这个金镯子,问窦娘子买一个可以立即拿出去卖,能赚钱的方子!”戴润青说这话十分认真。

就买一个方子。

窦瑜觉得这金镯子倒是可以收下。

她伸手拿了金镯子,一手捏着,一手用食指弹了一下,才道,“今年的东西这么冷,想来很多人都长冻疮了!”

“……”

戴润青不接。

莲儿忙应声,“是呢,奴婢脚上也长了两个,晚上睡觉又疼又痒,问连大夫拿了药也没什么用!”

莲儿还是戴润青身边的大丫鬟,都长了冻疮,可见今年真的冷到了极点。

窦瑜却是笑了,“那就做个冻疮膏,既能很快做出来,又能快速拿去卖钱。刚好我家小乖脸上、手上、脚上都有冻疮,第一份冻疮膏就用在他身上试试效果!”

窦瑜也有。

手上、脚上、耳朵上都有冻疮。

戴润青觉得可行。

“那我等窦娘子好消息,你需要什么药材,问连大夫拿就是了!”

见她进来这么久,也没个丫鬟上茶,又道,“我再让两个人过来伺候,你有什么需要跑腿的,指使她们去就是了!”

“行!”窦瑜没有矫情拒绝。

她现在身子虚弱,很多东西确实需要指使别人去做,多余的时间,她客院休息,养身体。

等到时候带着小乖离开袁家,也不至于总是缠绵病榻。

袁家三太太一出手就是个金镯子,还让人过来伺候,有要求也直接,为人处世的方式很合她心意。

看着戴润青说了句,“三太太不想看看自己的身子么?”

戴润青心一紧。

“你,你看出来了?”

“一半一半!”

看是看出一点,但没有把脉,没有看过血,她不太确定。

戴润青犹豫片刻,才说道,“我早前为了救三爷,中过一箭,箭上有毒!”

“毒没解干净,就算解了毒,三太太似乎也难以怀上身孕!”窦瑜添上一句。

“你,你,你可能医治……”戴润青急切问,眼圈都红了起来。

“我先给三太太把把脉再说!”

戴润青一刻不敢停留,立即撩起袖子,让窦瑜给她把脉。

窦瑜把脉后,又抽了她发间的金钗,刺破了她的手指,挤了血珠,以手指沾了尝了一下。

又抽了戴润青的帕子,把口水吐上去,只见那帕子上的口水,以极快的速度变成黑紫。

“……”

戴润青瞧着吓坏了。

只是这一点点就这般可怕,而她身体里全部都是。

“毒?”戴润青抖着声问。

“嗯!”

窦瑜又挤了戴润青的血在帕子上,又往上面吐了口水。

猩红的血,也很快发紫到黑。

“我,我……”戴润青惊慌万分。

莲儿已经站不住,虚虚的靠在炕上,好几次想说点什么,都说不出口。

“太太!”呐呐喊了一声。

戴润青整个人浑身发凉,看着窦瑜,“能,能解毒吗?”

“能,就是比较麻烦!”

这是实话。

这毒在戴润青身体内已经多年,想要全部拔除,确实很麻烦。

戴润青愣了片刻,忽地笑了起来。

“窦娘子,你……,我……”

“我可以帮你解毒,但我有个要求!”窦瑜先开口。

“你说!”

“我想在凉州城有个小宅院,不拘多大,够我们母子二人住就成。再就是请三爷帮我们母子弄个户籍!”

戴润青松了口气,“这些都不是难事,只要你给我解毒,到时我再给你千两银子,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多谢三太太慷慨,不过你得容我休息两日,把身子养好一些,给三太太解毒,需要耗费一些体力,目前我做不到!”窦瑜说的直白。

戴润青表示理解。

又见窦瑜面露疲惫,还掩唇打了一个哈欠,她便起身告辞。

窦瑜送到门口,戴润青满载而归,心情极好。

等回到三房,她立即让管事嬷嬷准备几套适合窦瑜、小乖穿的衣服、鞋袜,还有茶叶、茶壶、茶杯,被褥一些用具,又喊了两个丫鬟过来。

“去了窦娘子身边,好生伺候,若是窦娘子以后离开,夸你们恪守本分、勤快能干,我不会亏待你们。偷奸耍滑懒懒散散,休怪我不顾念旧情,把你们发卖出去!”戴润青沉声。

两个丫鬟连连应下。

戴润青虽然天真温柔,却聪慧能干,真狠心起来,她们也是怕的。

毕竟戴润青是主,她们的生死都捏在她手里。

窦瑜这边才躺下休息,戴润青身边的蔡嬷嬷就带着人、东西过来,韩婶立即上前去,热情的很。

蔡嬷嬷平日里是看不见韩婶这等粗使婆子,谁叫韩婶运道好,到窦娘子身边伺候。

“窦娘子服了药,才歇息下,要不我叫叫她?”韩婶试探问。

“不必了,我们就奉太太的命送些东西过来给窦娘子,这两个丫鬟也给窦娘子使唤,这边你费心些,缺了什么来寻我!”蔡嬷嬷叮嘱韩婶。

“是是是!”韩婶全部应下。

她这是在三太太面前露了脸,也从粗使婆子到了管事嬷嬷。只要尽心尽力,做好分内之事,待窦娘子离开,她也能去三太太身边伺候跑腿。

府里都知道,客院住进一对母子,十分得三房看重,有人好稀奇,有人看热闹,有人等着看笑话。

窦瑜对这些一点不在意。

她没有跟小乖睡一个屋子,毕竟年纪也不小了,也要让小乖慢慢适应起来。以后的日子,她不可能跟他睡一个屋。

她睡了一觉,整个人又有精神体力,身体也不那么疼,感觉轻松很多。

“娘!”小乖趴在门口,轻轻柔柔喊了一声。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