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玄门小相师

玄门小相师

玄门小相师

连载中
  • 作者:孤帆远影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1-07-05 14:17:23

《玄门小相师》是作者孤帆远影所著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玄门小相师》精彩节选:天才少年,弃文学术,因师仙逝,得以回城,途中遇到一多灾的美女于是出手相救。到家后悉知父遭小人算计,于是用所学之术为父解困,不成想再次遇到的美女竟是个总裁,从此少年便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进展

说是送两人回家,根本目的就是要去吴家做客。

这点小心思,两人如何看不出。

吴世楠窃喜,吴天只觉得烦。

但不论如何,为了合同,也只能满足林诗涵这点恶趣味。

只是没想到走出茶楼,刘利民居然还没离开。

他坐在副驾驶,其秘书正试图启动汽车。

几人一个目光交替,刘利民阴着脸关上了车窗。

吴天则有些啧啧称奇。

这刘利民要么是祖坟冒青烟,要么是家里有什么宝贝或者风水大阵。

刚聚拢的霉运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初成气候的鸿运。

要是可以,吴天还真想给他再来几手阴招。

汽车抛锚这种惩罚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可望气士的限制又让他压下了这种念头。

早上教训了四个人,出门就被淋了个落汤鸡。

说不得碰到这个林诗涵也是报应的一环。

自己还是先把好运养起来再说吧。

至于这个刘利民,有的是机会收拾......

林诗涵的车是一台租来的商务。

一路开到吴家,两人下车时却没说什么客套话。

那意思很明显了。

吴世楠:“这个,林总要不上去坐坐?”

“好啊。”

在吴天的叹息中,三人来到了吴世楠家。

进门后林诗涵也没四处打量,只是大方得体的跟吴母打着招呼。

直到吴世楠找借口把吴母拉开,才有了二人独处的机会。

“这里是你家?好像没你睡觉的地方啊。”林诗涵这才审视起这间堪称寒酸的屋子。

一室一厅,老旧的沙发因为暴雨还有些潮湿。

吴天今晚还真没地方睡。

“这跟你有关系么?”吴天没好气,自打林诗涵一进来,霉运就开始在这间屋子散开。

要是她待得久了,搞不好这年久失修的老居民楼都有倒塌的危险。

林诗涵美眸一转,小声道:“要不,你睡我那去?”

“你有病啊?”

“虽然我的本意是让你和我住同一个酒店,可你面对我这样一个大美女,居然这么不解风情。”林诗涵打了个激灵,震惊道:“你不会是弯......”

她话没说完,手腕就被吴天突然擒住,而后拉着往某处探去。

空气安静了几秒。

吴天笑问:“弯的还是直的?”

“直,直的......啊!你变态啊!”林诗涵连忙跳开,满脸的厌嫌。

这声音好像吵到了房间里的夫妇俩,可门只拉开一下就立马关上了。

吴天不为所动,淡然道:“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男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我不待见你,不代表我不会对你产生男女方面的想法。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我的安全,麻烦离我远一点,ok?”

林诗涵逐渐平复了心情,也不纠结刚才的事情,只问道:“为了我的安全可以理解,为了你的安全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吴天无奈道:“你难道没发觉你最近异常的倒霉吗?昨天甚至差点丢了命。”

见她还是似懂非懂,吴天直言道:“通俗来说,你现在霉运当头。就是一个扫把星,不光你自己倒霉,你旁边的人也要跟着倒霉!昨天我就差点被你连累了......”

林诗涵这才恍然大悟:“所以昨天果然是你救了我。不过你救我是因为你也在车上。”

“有区别吗?反正我是你救命恩人。”吴天说:“你现在接近我,就属于恩将仇报。”

或许是早有猜测,林诗涵竟然很快就接受了这些玄奇的东西。

还急切的询问起来:“那我现在还是很倒霉吧?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化解?不然我岂不是迟早会死?”

吴天老神在道:“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是死。”

“别啊!像我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女子就要香消玉损了吗”林诗涵就差给他跪下了,连连乞求:“你好人有好报,就帮帮我不行么?我从没做过什么坏事,凭什么啊!”

“子孙满堂大富大贵的坏人多了去了,英年早逝穷困潦倒的好人也不在少数。”吴天叹道:“我管不过来,也没资格去管。一切自有命数,这就是你的命。”

“那你昨天为什么要救我两次?”林诗涵一句话让吴天无言以对:“第一次是因为你被我连累,第二次总不是了吧?而且我还帮了你爸这么大忙,你就不能再怜香惜玉一回?”

看到林诗涵那双眸中的无辜与不甘,吴天自知功力还是不够。

假瞎子常说,望气士最忌恻隐之心。

惩恶扬善,那是警察的事。

逆转命数,更是逆天之举。

没有一颗铁石心肠的望气士,是注定活不长久的。

可吴天没有假瞎子对玄门传承那样的执念。

故而他总是自问,自己成为望气士究竟是为了什么。

若不能颠倒乾坤逆天改命,他这双能看到万物气运的双眼,又有什么意义?

百般思绪间,吴天越发动摇。

最终,他还是艰难的说出了那个字。

“好......”

“真的!?”林诗涵欣喜若狂。

吴天下定了决心,也不再迷茫,只补充道:“不过有条件。”

“说,只要不是图谋不轨,其他我都可以满足你。”林诗涵多少还留了个心眼。

想了想,吴天道:“代工的单子就算昨天的事情两清,这次你就直接给钱吧。事情结束后,你我两不相欠,再无瓜葛。”

“好,一言为定!对了,你要多少?”

吴天笑了笑,憨态可掬道:“不多......1个亿。”

林诗涵听罢,直接往阳台走去。

“我还是跳楼吧,死个痛快!”

吴天也不阻止,继续说道:“这件事的风险值这个价。更何况,你买的不止你自己的命,兴许你家人的命也在其中。”

“你什么意思?”听到家人二字,林诗涵顿时紧张起来。

吴天没有解释,只是静待她的答案。

最终,在林诗涵打完一个电话后,她咬着牙愤愤不平的道:“五千万,这是我的最后底线,而且这笔钱不能一次付清,因为家也不是开印钞厂的。五年,分期五年,你看怎么样?”

“不行,顶多就两年。”

“成交!”

好家伙,不愧是单枪匹马出来谈生意的女人,从一个亿一下就谈到只要五千万了。

“哎呀,聊什么呢这么热闹。”两人敲定之时,房间里的夫妇也终于出来了。

眼见天色已晚,吴母极力邀请林诗涵吃晚饭,林诗涵委婉拒绝。

可待她离去时,吴天却跟在了她身后。

“等等,我今晚睡你那。”

一句话,让吴母直接瞪眼捂嘴。

吴世楠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就是这进展......是不是太快了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