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出生时天降异象

我出生时天降异象

我出生时天降异象

连载中
  • 作者:青柯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2-01-02 15:17:11

热门小说《我出生时天降异象》是青柯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余珊珊楚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从未想过会有一天,我的出生会打开地狱的大门,魑魅魍魉统统想要把我变成盘中餐......更没想到有那样一个男人,被毁灭了无数次,只为了唤回远古时我和他的记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5章

青云街,建于清末,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被地震毁坏,政府在原址上重新建盖了一个新的工业园区——高新科技园......

看着那条信息,我浑身僵硬无比,急忙用手机在网上搜寻青云街的信息。

可找到的,和楚墨电脑上的一样,都是说青云街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已经被毁,高新科技园在九十年代初开始建盖,花了近二十年方才有今天的规模......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愕无比。

初七的那天,我分明就是骑了自行车赶到了西郊的那处荒凉的地方,还亲眼见到了被萍萍杀死的那对母子。

我浑身哆嗦,立刻在网上寻找有关近期一对母子被害的报道。

但是在本市的新闻里,近期没有母子两人被害的任何消息......

那么大的一起案件,总不能就这么消失吧?

萍萍!

对了,萍萍之死总该有记录吧。

我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立刻输入了相关的搜寻字眼。

袁萍萍,十六岁,高中失踪女生......

搜寻结果跳出来了。

萍萍于2020年8月被人发现在西郊的一处废弃工厂的池塘里,身上多处烫伤和锐器造成的伤口,几乎体无完肤......

我生生咽了咽唾沫,看着他:“萍萍被害的地方究竟在何处?”

楚墨摊了摊双手:“这个可得问警方了......”

我却感到一阵混乱。

萍萍是在去年8月失踪被害的,但是为什么我的梦里却显示在青云街五号?

但事实上青云街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毁了......

等等!

我想起在梦里,陈嫂将萍萍送给那对母子,得了三万元。

但如果是发生在现在,法律绝对不容许有这样的事发生,那对母子怎么敢那么大胆买卖人口?

除非是在极为偏僻的农村,或者——几十年前!

但这怎么可能?

陈嫂被火化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就在两天前!

“我不明白!”我看着楚墨,缓缓地摇摇头,有些失魂落魄。

楚墨走了过来,轻轻拉着我的手在沙发上坐下,轻声道:“姗姗,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现在你得往前看,每一步走出去都会是你未来的希望。”

我看着他那耐心又温柔的神色,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张了张嘴,叹了一口气:“是你吧......”

我大着胆子将他的袖子卷了起来。

我没记错的话,那天在陈嫂的房间,萍萍朝我喷吐硫酸液体的时候,他是用右手臂替我挡住了。

飞溅在我手背上的灼伤现在还在,他的也该在......

可是,他被我卷起袖子的手腕上,却光滑无比,没有任何伤口或瑕疵。

我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姗姗!你的这个行为,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主动勾引男上司?”他嘴角忽然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调侃道。

我一张脸顿时就红了,立刻就松开了手,一个上午都在尴尬的难为情中度过的。

可偏偏我的办公桌就在楚墨的办公室里,没法离开。

等到中午的时候,我立刻就奔向大门,逃也似地跑了。

上午吃了那么多早餐,中午我根本不饿,就走到集团外面的花园里,在一个角落里坐下,呆呆地思索萍萍的事件。

究竟怎么回事?

如果青云街真的是在几十年前在地震中被毁,那么出现在我梦里的是什么地方?

陈嫂的丈夫分明就是在去年患上肝癌去世的,那三万元也是拿来治病的,不可能是发生在几十年前的事。

还有,萍萍消失前,明确地点了我身世的问题,也绝对不会是几十年前的事。

我脑子一片混乱,有点不得要领。

下午回去上班的时候,我在前台瞥了一眼刘晓蕾,她直接就当我不存在,一眼都没朝我看过。

我心里冷笑一声,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这一次走的是公众电梯,等了好一阵才进去。

等待电梯缓缓往上升的时候,我发现电梯里一阵诡异的寂静。

电梯的四周全是明亮得几乎可以当镜子的墙壁,随便看一眼,都能看到电梯里所有人的表情和神色。

只是为什么这七八个乘坐电梯的人,不管男女都是一副表情,全都是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电梯不断往上,七八个人逐渐在前面下了电梯,最后只剩下我一个。

看着数字慢慢往上升,我松了一口气,朝如镜子般的金属板里看了一眼自己,梳理了一下略微凌乱的头发。

可就在这时,我的余光透过身后的金属板,忽然瞥到了一个人影,正紧紧贴着我的身后站着。

长长的头发,一直垂在了腰间——

一米多长的头发!

我浑身僵硬无比,连眼珠子都不敢转一转,就这么死死透过电梯墙壁,看着我身后腰间轻轻摇晃的长发。

那是一个女人。

纤细的腰身宛如水蛇一般,凹凸有致,长而黑的头发就垂在那纤细的腰间,轻微地晃动。

从我的视线望过去,只能看到一个微微露出来的侧面,其余全都被浓而黑的长发所覆盖。

我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这一米多长的黑发,是不是那晚我洗澡时缠在手上的?

我还以为是萍萍的......

可萍萍在报了仇之后消失了,此时紧紧贴在我身后的,又是谁?

电梯上方往上跳动的数字忽然就变慢了,就好像进入了一个电影慢动作的空间,好几秒钟才往上跳一层。

“六十三......六十四......”

身后传来轻轻的一个声音,悦耳动听。

我却被吓得魂不附体,紧紧闭上了眼睛。

“哎——”

她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找到你呢......”

我拼命地掐着自己的虎口,让自己尽量不要晕倒,却在低头的那一刻,看到了坠在脖颈上的獠牙!

在过去的几天里,獠牙只有一两次起效,在对付萍萍的时候就失去了作用。

可现在......

死马当活马医吧!

我猛地一把扯下獠牙,忽的转身朝身后狠狠划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