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农门医女小娇娘

农门医女小娇娘

农门医女小娇娘

连载中
  • 作者:小菜头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7-19 15:35:39

小说主人公是叶千栀宋宴淮的书名叫《农门医女小娇娘》,是作者小菜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千栀穿越了,穿成了妹代姐嫁的小可怜!小可怜爹早死,娘改嫁,在家里是个可有可无的透明人,堂姐的未婚夫临近婚期出了事,昏迷不醒、命悬一线,堂姐不愿嫁,想把这门亲事推给了小可怜!叶千栀穿过来的时候,刚好是堂姐出嫁的前一天。面对家人的威逼利诱,叶千栀爽快地答应了。嫁给一个即将嗝屁的人,多爽啊,不仅可以得一笔嫁妆,还能白得一笔遗产。到时候有钱有闲没男人,到处浪也没人管,小日子定是过得爽歪歪!只是,当她嫁过去之后,便宜相公不仅没有嗝屁,还一步登天,成了权倾朝野的丞...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看到这些后,叶千栀面无表情地把箱子里的衣服一把抱了出来,丢在了架子床上,在叶冷氏不解的目光中,叶千栀不紧不慢地问道:“我代替堂姐嫁去宋家,不知道家里可有给我准备陪嫁的物件?”

-------------

叶冷氏被叶千栀的话问住了。

她没回答叶千栀的话,但是叶千栀从叶冷氏的迟疑中,已然知道了答案!

若是叶文倩嫁到宋家,那必然会有丰厚的嫁妆,给她撑腰,让她去了陌生的地方,不至于被欺负!

可现在嫁到宋家的人,不是叶文倩,而是她叶千栀,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小姑娘。

叶家人对她没有疼爱,只有做不完的家务活。

看看这双粗糙的手,还有身上打满了补丁的衣裳,就知道她在家里是什么身份了。

“大伯母,你们不会让我带着这几套打满了补丁的衣服当嫁妆吧?”叶千栀干脆把话摆在了台面上说:“我在叶家是不受重视,但是我代替堂姐嫁去了宋家,到时候没有嫁妆傍身就算了,连衣裳都破破烂烂,丢的可不仅仅是我的脸,还有叶家的脸。”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被嘲笑习惯了,就怕这事儿被宋家人传扬了出去,到时候给咱们家抹黑。”叶千栀故意把事情讲的十分严重:“堂姐还得说好人家呢,咱们家的名声可不能败坏了!”

叶文倩已经十七岁了,在农家,十七岁的年龄已经算是大龄了,毕竟大部分的姑娘,十五岁就出嫁了。

没有出嫁的姑娘也已经定亲。

而叶文倩现在十七岁了,宋家的婚事,她不愿意嫁,推到了她身上,那么等她出嫁以后,叶文倩肯定是要开始相看人家。

若是这个时候,爆出了叶家人苛待叶千栀的事情,无疑对叶文倩找人家是巨大的打击。

叶冷氏脑子不笨,叶千栀刚刚说完这话不久,她就想明白了,她对着叶千栀笑了笑,笑容勉强:“栀栀,你还真是会说笑,既然你奶奶决定了,让你代替文倩出嫁,自然会给你准备相对应的嫁妆,你不要多想,等会儿我就去拿来给你。”

叶千栀何尝看不出叶冷氏再说假话?

不过叶冷氏说的是真话也好,假话也罢,叶千栀都不在乎,她在意的是,叶冷氏会拿什么给她当嫁妆!

叶冷氏很怕叶千栀因为嫁妆的事情撂挑子不干,见叶千栀兴致缺缺不欲多谈的模样,她说了几句场面话后,迫不及待离开了。

等到叶冷氏消失在门外后,叶千栀这才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长吁短叹!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女声。

“栀栀。”声音很小,语调很是温柔。

要不是屋里寂静无声,怕是都听不清楚对方在喊谁。

叶千栀转过头,望了过去,就看到了一张面带怯弱的小脸。

面容对叶千栀来说,十分陌生,她挑了挑眉,看着来人没有说话。

小姑娘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脚走了进来,站在叶千栀面前,斟酌了一会儿后,说道:“栀栀,我听叶文倩说,你答应替她嫁给宋三郎?”

“嗯。”虽然不认识眼前的小姑娘是谁,不过对方眼里的担忧和关心做不得假,叶千栀还是很给面子地应声了:“这个消息是不是传遍全村了?”

小姑娘听到她这话,登时就急的不行:“栀栀,你怎么可以答应这门亲事?你嫁过去,那就是去当寡妇,要是宋三郎没出事,叶文倩肯定是不会把这门亲事让给你。”

用脚指头想,叶千栀也不知道,宋三郎要不是出了事,并且大夫断言醒不过来了,不然叶家也不会把这亲事推到她头上。

在这个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年代,守寡对于这里的妇人和姑娘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特别是嫁过去后,膝下没有一儿半女,相公就出事了,外面还不知道会传出多少不利的流言蜚语。

甚至有些偏激的人,还会认为是新嫁娘命格不好,克夫什么的。

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怕是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

“我知道,但是我觉得这门亲事对我来说,也没有那么遭。”叶千栀见小姑娘眉头紧锁,柔声安慰她道:“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栀栀,你是不是还记着五年前的那句玩笑话?”小姑娘说话的时候,眼神复杂!

???

叶千栀只觉得满头问号?一脸不明所以。

五年前的玩笑话?

她对于原身经历的一切,一无所知,听到小姑娘提起以前的事情,她一声不吭。

好在小姑娘也没有等叶千栀应声,她自顾自说道:“虽然你以前说过要嫁给读书人为妻的话,但是宋三郎真的不是什么好选择,你是以冲喜的名义嫁过去的,你说你要是刚过们,宋三郎就断气了,宋家人会不会迁怒于你?”

“到时候不仅是宋家人会迁怒于我,那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不会放过我,肯定会编排我命硬,先是克死了我爹,后面又克死了夫君。”叶千栀一脸平静地接下了话茬。

听到叶千栀这么说,小姑娘急忙道:“既然你都知道这些后果,为什么你还要答应下来?就为了圆梦吗?”

“不是。”叶千栀摇摇头道:“我没有别的选择,我们算是玩得比较好的小姐妹,你也该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但凡我能有选择,也不会答应下来。”

站在叶千栀面前的小姑娘听到叶千栀这话,吸了吸鼻子,没吭声。

屋里静悄悄的,过了好一会儿,屋外隐隐传来了脚步声的时候,小姑娘忙塞了几个铜板在叶千栀手里:“栀栀,这是我给你的添妆,你以后不管遇到了什么困难,只要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丢下这句话,不等叶千栀的反应,小姑娘急匆匆跑了。

叶千栀看着掌心里躺着的五个铜板,感受着上面温温的热度,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

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当外面的人,抱着一大包的衣裳进来时,叶千栀已经恢复了原样,一片淡然地坐在椅子上。

叶冷氏把抱来的衣裳丢在了架子床上,随口道:“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翠花了,她是来找你的?”

原来那小姑娘叫翠花啊!

叶千栀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她点了点头,随手翻了翻叶冷氏抱来的衣裳,眼里浮现出一抹讥笑,懒洋洋说道:“大伯母这是拿一堆破烂,打发叫花子?”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