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龙血风水师

龙血风水师

龙血风水师

连载中
  • 作者:灰小猪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1-07-07 13:41:59

完结小说《龙血风水师》是灰小猪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尘玲珑,书中主要讲述了:爷爷下葬后第三天,被雷从棺材里劈出来,身上长满了鳞片,村里人都说是妖怪。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是龙的血脉.........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2章龙脉

那天中午,我刚吃完饭,正坐在门口,翻看着爷爷留给我的半块玉佩,想念着爷爷。

就见到天色,忽然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黯淡了下去。

紧跟着,随着一声巨响之后,整个天空电闪雷鸣。

就好像有无数的电火花,盘踞在空中的乌云里一样!

那种状态,持续了大概几分钟左右,就见到一道庞大的闪电,从空中落下,直接劈向后山头。

随着那道闪电之后,原本一直淅淅沥沥下着的雨,忽然就停了。

我心里一咯噔:那闪电劈落的地方,好像正是爷爷安葬的地方!

我连忙收好玉佩,喊我爸:“爸,二叔,不好了,爷爷的坟,好像被雷给劈了!”

今天早上,是大伯上去守墓,刚刚换下我爸。

我爸守了一晚上的墓,困得不行,正在补瞌睡。

被我喊醒,我爸出来就是给我一巴掌:“瓜娃子,说什么混账话呢。”

二叔这时候也出来。

他抬头看了看,脸色大变:“不好!”

说了这两个字,拔腿就往后山跑去。

我和我爸,连忙跟在他的后面。

来到后山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三人,都是目瞪口呆!

只见爷爷的棺材,已经被劈出来,碎裂成数片。

在棺材的里面,一个浑身上下长满鳞片、双脚甚至已经合并长拢、变得犹如蛇尾一般的生物,正直挺挺的躺在那里!

那东西看起来,虽然还有几分人形,但头发什么的,都已经掉光。

只有手脚的地方,捆着拇指粗细的麻绳。

我吓得尖叫了起来。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爷爷被什么怪物给吃掉了。

“爷爷,爷爷被怪物给吃了!”

“别说话!”

二叔瞪了我一眼,过去查看情况。

我爸则喊大伯的名字。

喊了几声,没回应,大伯竟然也不见了。

说也奇怪,他一个腿脚不便的人,能跑到哪里去。

二叔检查了一会儿,把我爸和我,都喊过去,面色凝重的说:“尘儿,这应该就是你爷爷说的意外了。你爷爷,应该是占据了一处龙脉风水,想要给后人改命,却没想到,后人无福消受,没能扛下来这条龙脉。”

我似懂非懂,不是很明白二叔的意思。

龙脉又是什么东西。

“那爷爷呢。”我看着眼前的那个怪物,惊恐的问。

“这就是你的爷爷。”

二叔指了指那个“怪物”,告诉我。

我根本不相信:慈祥、和蔼可亲的爷爷,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怪物?

但二叔并没有继续跟我解释,只是跟我爸从旁边的棚子里,拿出一些木头,点燃,把那东西给烧了。

说也奇怪,随着火焰腾起,那东西的身躯,就好像水火不相容一样,很快就被烧尽。

同时,这几天里,一直阴暗的天色,很快就放晴。

二叔把爷爷残余的骨灰收拾好,并没有埋葬,直接带下了山。

剩下的,就是按照爷爷的吩咐,写丧贴,通知一些远房的亲戚,办丧事。

大伯一直没有回来,就好像忽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二叔明显知道一些事情,在办丧事的时候,就告诉我,让我早做准备,丧事办完,他就带我离开这里。

我知道他的意思,爷爷说过,如果他出意外的话,那我可能,活不过15岁。

我是阴历四月四的生日,距离15岁,也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

要让我活命,就只有去当什么上门女婿。

原本爷爷让大伯去的,但大伯失踪了,就只有他带我去。

爷爷在风水这一块上,远近闻名,消息一传出去,原本破旧的小山村,一下子热闹起来。

有陆陆续续从城里赶来的人,给爷爷送葬。

队伍排得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

我第一次震惊于爷爷的影响力,那个在我印象里,慈祥带着满脸笑容的爷爷,居然认识这么多的人?

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个闻名天下的风水师,在死后,给自己点了怎样的一个墓。

让他们失望的是,爷爷给他自己点的墓,普普通通,就如同落叶归根一样,直接就葬在了村子里的坟山里。

那里全是村里的墓,依次排列,根本不存在什么风水。

所有人都唏嘘着,遗憾着,说没能找爷爷最后点一次风水,实在是可惜。

也许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那些人在拜祭爷爷的时候,都要在旁边偷偷看看我。

丧礼上,二叔让我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了那块铜镜。

在我拿出铜镜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惊呼出声:“青冥铜镜!”

好像这块看起来甚至有些铜锈的镜子,很有来头。

“诸位!”

二叔对着四周,抱了抱拳,朗声说:“大家都知道,我们陆家的风水秘术,一向是隔代传承,我父亲仙去后,下一代的传人,就是我的这个侄儿陆尘,望诸位以后,多多关照。”

二叔这么一说,那些人纷纷拱手。

然后依次上来,对我拱手行礼。

我有些惊慌失措,想要躲避,却被二叔从后面按住,让我无法动弹,还让我还礼。

我也不记得还了多少的礼,只知道,已经腰酸腿麻,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

“尘儿,你记住了。”

等到那些人,都离开后,二叔才提醒我:“你今天见到的这些人,那都是各大家族、各大商会、协会的首领,那都是欠你爷爷人情的,今天混个脸熟,以后等你长大,有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帮忙。”

我那时候还是不太懂,本能的点点头。

等办完丧事后,二叔让我跟爸妈作别,并且要磕上三个响头。

我知道,这一去的话,估计要好多年,见不到他们了。

甚至很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们,如果我没能扛过15岁的话。

想到这,我跪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头。

我妈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爸拍拍我的肩:“相信你爷爷。”

“走吧。”

二叔随后带着我,离开了村子。

他带着我,在山村小路里穿行,饿了就吃干粮,渴了就喝山泉,就这样,一直走了七天,距离我15岁生日,只剩下三天。

说也奇怪,自从我离开家以后,这七天里,每天晚上,只要一闭上眼睛,都能感觉到,身边会出现一些奇怪的“人”。

他们明明就在我附近,我能感觉到,却就是摸不到,看不到。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真到我生日那天,我肯定能见到这些“人”。

这应该就跟爷爷临终前说的,百鬼索命有关。

可如果真的见到它们,我估计后果,很难去想象。

山路难行,越到后面,越是崎岖。

我俩翻山越岭,终于是来到一座巨大湖泊的面前。

二叔指了指眼前的湖泊,告诉我:“尘儿,这里,就是龙脉的龙尾。”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