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离婚后,渣总排队娶我

离婚后,渣总排队娶我

离婚后,渣总排队娶我

连载中
  • 作者:柠檬苏苏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1-07-07 18:28:58

主角是陆一曼江以珩的书名叫《离婚后,渣总排队娶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柠檬苏苏所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陆小姐,您还有其他孩子吗?血型配比的话亲兄弟的配型可能更容易一些。”“如果没有其他孩子的话,就让您先生抽血来化验吧。”医生的话一直在她的耳边回响着。陆一曼惨白着一张脸从诊室出来,奔了血液科领了试管,小心翼翼的装进包里,便出了医院的大门。外面的天空太阳毒辣刺眼,可是,陆一曼却觉得浑身很冷。...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陆一曼将试管里的血送到医院化验之后,天色已经黑了

等待结果需要两天的时间,她疲乏的回到家里,下意识的打开灯。

可是,还没有触摸到开关,便被一个巨大的力量甩到了沙发上。

“谁?!”

陆一曼被吓了一跳,她惊呼出声。

“呵。”男人不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不是去卖骚吗?给我下了药,就逃了?是在挑衅我?”

江以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陆一曼耍了,十分生气,立刻就过来了。

“江以珩?”

陆一曼听到江以珩的声音,吓得身子徒然抖了一下。

她给他药物剂量明明是足够睡一整夜的。

“你怎么醒了?”

她开口疑惑地问着。

再靠近一些,却闻到了浓重的酒味扑面而来。

“江以珩,你还喝了酒?”

从前,江以珩很少喝酒的,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给她任何解释,便直接撕开了她的衣服。

“江以珩,你放开我。”

陆一曼连忙挣扎,想要将江以珩推开。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本来就是个婊子,还想立牌坊?”

这句话说完,伴随着一阵疼痛,他直接进入了她。

简直屈辱,陆一曼痛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惊慌失措的想要推开江以珩,可是,江以珩却抓住了她的手。

不给她任何反抗的可能。

“江以珩!”

她还是不甘,他尽管已经钳制住她的身体,可是,她还试图挣扎。

他的每一下都没有一点怜惜,陆一曼的眼底满是泪水。

这个该死的女人……

感受着怀里女人的挣扎,江以珩心中更是烦躁了。

这个女人很讨厌,可是,他却无法忽视自己的身体对她本能的渴望。

一次又一次。

江以珩的每一次都惩罚意味十足,她始终咬着下唇不肯发出声音,他却像是要让她屈服一般。

一遍比一遍更狠,直到陆一曼累的昏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仍旧是暗的,可是……江以珩竟然在她的身边睡着了。

陆一曼听着均匀的呼吸声,有点不适应。

她没有开灯,只是在黑暗中静静看着江以珩,月色清幽的光将他的面庞勾勒的不似往日那般冷硬。

他睡着了的时候,脸上的冰冷似乎缓和很多。

她她已经不了解江以珩了。

曾经她睡眠浅,每个夜晚入睡困难,可是每次与江以珩约去自习室,她却把好好的自习时光都用来睡觉。

他和她说,在她身边他舍不得入睡。

就在她想着的时候,忽然江以珩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以珩一向睡眠浅,她怕江以珩听到手机铃声醒过来,见到她尴尬,便吓得赶紧躺下想继续装睡觉。

可是,等了很久,身边的男人一动未动。他的声音依旧是沉沉的睡着的呼吸声,没有一点醒的迹象。

铃声依旧一遍遍响着,再看着江以珩熟睡的样子,陆一曼忽然便觉得这铃声刺耳了。

她伸手拿起了手机,便准备将电话挂断了。

可是,刚刚举到眼前,却被上面的名字惊了一下,安琪儿。

是江以珩的情人。

电话那端便传来了安琪儿柔弱的声音:“以珩,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好怕,外面的风雨好大。”

略带着撒娇的语气,陆一曼忽然握着手机的手便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她紧紧地攥着手机,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那个名字上,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她知道这几年江以珩不回家是因为外面有情人的。

可是,她从来没有和江以珩的情人打过交道。

似乎是等了很久,电话那端的女人像是察觉到什么了,忽然说了一句:“陆一曼?江以珩呢?”

她猜出了是陆一曼接电话。

陆一曼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握着手机看了一眼旁边的江以珩。

“你这是耍什么花招呢?还想勾引以珩呢?”

“如果我是你,被老公晾这么长时间,我早就不要活了。”

陆一曼紧紧地握着手机,安琪儿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刺进了心脏一般,刺得她生疼。

虽然早就知道他外面有情人,她以为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可以完全不在意。

可是,却没想到,当一个女人对着她耀武扬威的炫耀的时候,她竟然还是如此难过。

她心中心酸,紧紧地握着手机,几乎要把指甲抠断。

可是,语气却毫不示弱的说着。

“那你这么有魅力,怎么也没见江以珩娶你?”

“这么多年,你不还是个见不得人的小三。”

纵然她心里再难受,她也不可能让小三看她笑话的。

说完这句话,她甚至都不给对方机会,便直接将手机挂断了。

浑身都是欢爱的痕迹因为这通电话的到来,让陆一曼觉得恶心至极。

她快速的下了床,赤脚走进了浴室之中。

里里外外洗了很多遍,这才关上花洒。

她刚把头发吹干,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不料,江以珩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陆一曼吓了一跳,“你怎么不敲门,就……”

可是,江以珩都没有给陆一曼把话说完的机会,便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拖出了浴室。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