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悍宠医妃

悍宠医妃

悍宠医妃

连载中
  • 作者:忆琬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2-01-02 14:58:11

主人公叫楚婳夜璃渊的小说叫做《悍宠医妃》,是作者忆琬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才医学研究员楚婳,因过劳死穿越成了端王弃妃。意外绑定医道系统,开启了权谋争斗中的救死扶伤之路。她本想和端王和平分手,却被端王憎恶、误会,还要遭受毒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也不能忍!端王横眉冷对,“这一辈子,本王都不可能爱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本王要休了你!”楚婳只愿将医道发扬光大,她轻笑,......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4章

许嬷嬷没想到楚婳会自请留在宫中侍疾,意外之余,又有些不放心。

太后一直都是由她照顾的,若是交给这位端王妃,她实在是放心不下,也不敢交托。

看了眼阖着双眼的太后,她开口道:“王妃,这里有老奴和太医呢,你还是随着王爷回去吧。”

“嬷嬷,我只是想要在皇祖母的身边尽一份孝心而已,与你们没有任何冲突。”

楚婳仍旧坚持着。

夜璃渊见她这么坚持,更加怀疑她图谋不轨。

望向她的目光也变得更加厌恨憎恶,恨不得当场就将她挫骨扬灰。

正当他准备上前把楚婳拉扯走,太后缓过一口气道:“既然这丫头有心,就让她留下吧。”

“皇祖母......”

夜璃渊想要阻止,太后病恹恹地看了他一眼,虚弱地道:“怎么,让你媳妇照顾哀家这个老太婆,你不愿意?行了,快回去吧,哀家乏了,要休息了。”

话落,就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夜璃渊拢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警告地瞪了楚婳一眼。

那隐忍的恨意与即将爆发的狂怒差点儿将她淹没。

可现下皇祖母既然开口了,今天肯定是没办法把她带回去了,夜璃渊只能不甘地离开了寝殿。

楚婳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虚脱地坐在了榻边,觉得自己刚刚简直就是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圈。

现在,这条命总算是暂时保住了。

须臾。

许嬷嬷将楚婳带到偏殿,将她安置在了那里。

楚婳见许嬷嬷交代完宫中的规矩后,就要离开,赶忙叫住她询问道:“嬷嬷,皇祖母每日要喝几次药?除了喝药以外,太医可还有做些别的?比如施针、拔罐放血......这些可有?”

“王妃,你问这些做什么?时辰不早了,还是早些休息吧。”许嬷嬷敷衍地回了一句,就带着人离开了。

楚婳发现,许嬷嬷似乎不想她掺和太后的事。

看来指望她是不行了,还得从太医那边下手。

不过,想到今天被夜璃渊折磨得够呛,她也确实没有什么多余的精力再支撑下去了,便什么都没有做。

洗漱完后就睡下了。

翌日一早。

楚婳早早地就去了太后的寝殿,截住了准备前去问诊的太医,“卢太医,请稍等一下。”

“王妃叫住下官有事?”

卢太医早就听闻过关于楚婳的传言,听说她蛇蝎心肠,坏事做尽,对她的印象可以说差到了极点。

现在被她拦住,态度十分地冷淡不屑,甚至透着些许的不耐。

楚婳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

但她有自己的想法。

这个国家目前还处于封建社会,皇权至上。

以她一个没权没势,又没什么自保能力的女人,想要与整个皇权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

最重要的是,家里有个随时等着要她命的男人。

为了活下去,一点一点积攒实力,她急需在这个地方找个靠山。

昨天从夜璃渊和太后的谈话中能够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对太后非常尊敬,也十分地关心。

如果能抱住太后这条大腿,也就不用怕那个动不动就发怒的死男人了。

所以,就算这条路再艰难,再委屈,她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于是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看向卢太医,肃然道:“太医应当清楚,肾脑不足,痰瘀内阻,日久成毒。脑主情志、情志不遂、七情伤脑。脑为诸阳之会,全身阳气通过阳经会聚于脑。一旦七情所伤,气机失调,阳气不能交会于脑,就会出现清阳不升、浊阴盘踞、痰瘀胶结的情况。皇......”

“王妃到底想说什么?”卢太医神色不耐地打断了她。

心道:一个内宅妇人而已,难道也懂医理,还想与他讨论一番不成?

开什么玩笑?

楚婳见他根本听不进自己的话,咬了咬牙,继续道:“皇祖母的病症,太医应该比谁都清楚。至于病因,应该与气血痰郁所致之瘀滞有关。气血瘀滞日久,渐成肿块,故治疗以行气活血为主,疏肝解郁,祛痰除湿,息风解痉为辅。我认为,皇祖母的病之所以一直没有好转,是因为......”

“王妃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指责本太医医术不精吗?”

卢太医对她的印象本就不佳,这一下更是彻底恼了。

楚婳见他身为太医院医首,如此刚愎自用,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一下子也来了火气。

眸光凌然似夜,点了点头道:“在本王妃看来,皇祖母的病到现在都没有起色,卢太医要付主要责任!但凡你懂得自查自省,多思虑多斟酌一下,也不至于让皇祖母受这么久的罪!”

“你......”卢太医气得吹胡子瞪眼,脸色通红。

可还没等他发火,就听“啪”的一声脆响,楚婳就被人一巴掌打倒在了地上。

随着一道高大的阴影笼罩下来,夜璃渊整个人都游走在暴怒的边缘。

楚婳被他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脑袋里嗡嗡直响。

等到耳鸣好不容易褪去,她下意识地一抬眼,正好对上一双阴鸷憎恶的冷眸。

紧接着,夜璃渊一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铁钳似的大手捏得她的骨头“咯咯”作响,疼得楚婳直飙眼泪。

可夜璃渊毫不怜香惜玉,生生将她拖到一边,狂怒道:“本王就知道你留在宫中是别有目的的,侍疾是假,想借机谋害皇祖母才是真!楚婳,皇祖母一向待你不薄,你怎么如此恶毒?”

“你给我放手!放手!”

楚婳好不容易挣脱了夜璃渊的桎梏,揉着青红一片的手腕,冷冷地与他对视,“我恶毒?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就说我恶毒?是,以前的楚婳可能是做过不少错事,但她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你......”

“惩罚?依本王看,给你的惩罚还不够!”夜璃渊冷嘲哼笑。

说完,他不由分说,就把随行的青禾叫了过来,吩咐道:“从今天起,你就在偏殿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许让她靠近皇祖母的寝殿一步!若是让她跑出去,你知道后果会怎样!”

楚婳听了他的话,差点儿气笑。

咬了咬牙,她怒气冲冲地道:“夜璃渊,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留下是侍疾的,皇祖母问起来你要怎么交代?”

“你以为皇祖母顾得上你吗?放心,就算皇祖母真的问起来,本王也自有办法遮掩过去。等过上几日,本王就来接你回府。如若不想再受罚的话,你最好给本王老实一点儿!”

夜璃渊话落,转身就朝着寝殿的方向走去。

青禾见王爷走了,望向楚婳,冷嘲一笑道:“王妃,请吧。”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