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傅先生宠妻太费钱

傅先生宠妻太费钱

傅先生宠妻太费钱

连载中
  • 作者:尤加利叶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7-07 17:25:48

小说主人公是余笙傅晏清的小说叫做《傅先生宠妻太费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尤加利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余笙在母亲去世后就成了一个没人疼爱的小可怜。父亲再娶,继母上门,她的生活简直是一团糟,可继母依旧为非作歹,要将她嫁给村里的老男人。就在她的人生陷入低谷的时候,傅晏清犹如天神一般闯进了她的生命,给她带来了光明与希望。她一心将这个霸道总裁当做自己的长腿叔叔,怎么他总想着把她拐进婚姻的坟墓?...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余笙不吐不快:“陈永博,我为身上流着你的血感到恶心!我妈身体不好,生下我再难生育,奶奶偏偏有抱孙子的愿望,你是怎么做的?我才一岁,你就出轨赵瑛,生下陈彦。你以为你是皇帝吗?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搞三妻四妾。

“我妈思想传统,不擅争抢,一直觉得离婚丢人,对我影响也不好,忍气吞声和你过了半辈子,最后因故过世,你又是怎么做的?你没去医院陪过一天床!她死后不到三个月你就把赵瑛娶进家门!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学籍在这,这半年准备高考,我早就走了。”

这些事不是秘密,灵境村村民都知道。

可被她这么直接了当说出来,赵瑛顿时很没面子。

她面红耳赤辩驳:“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是你妈在外面有人,先背叛的你爸!”

此言一出,彻底踩中余笙的底线。

她眼中有火,突然扔下手里衣服,不由分说走向赵瑛,一把薅住她的头发就往地上摔。

“你再说一遍!”

“啊!”

伴随这声尖叫,赵瑛四仰八叉地摔坐在地。

余笙没客气,直接跨坐在她身上,两手紧掐住她的脖子,根本没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就要出人命。

陈永博吓傻了:“住手!你给我住手!”

一片混乱中,陈彦从外面回来,看到这一幕,他冲过来把余笙推开。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你发什么疯!”

一瞬间,余笙只觉得眼前一黑,脸颊火辣辣的疼。

她坐在地上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视线逐一从他们身上掠过,最后落在咳嗽不止的赵瑛身上。

她忽然冷笑:“赵瑛,总有一天,你会糟报应的。”

赵瑛心里有鬼,生怕她知道些什么,转头吩咐陈彦:“我看她是撞邪了,以前文文静静的小姑娘今天像吃了呛药。拿绳子,把她给我关起来冷静冷静,明天请村里的阴阳先生给她看看,有病吃药,撞鬼驱邪,疯了送精神病院。”

陈彦很快找来绳子。

余笙瞥见放在桌上的剪刀,毫不迟疑地抄起它直刺到陈彦面前:“你碰我一下试试,滚!”

寒光乍现。

陈彦举着绳子怔在原地,再不敢乱来。

屋子霎时静了下来。

赵瑛气急败坏:“愣着干什么,把剪刀给我抢下来啊。”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黑影从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走过。

“喵~”

赵瑛低头,是一只溜光水滑的黑猫。

它迈着悠然自得的步伐,缓步走到余笙面前,堂而皇之地在她身边躺下,闭上眼睛呼噜呼噜打起了盹儿。

余笙:“……”

哪儿来的猫?

赵瑛对猫毛过敏,反应过来,本能后退一步,对陈彦说:“还不把这只畜牲给我扔出去!”

未等陈彦答应,身后却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男声。

“你说谁是畜牲?”

赵瑛回头,只见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站在她身后。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大家竟丝毫未觉。

她仰头去寻男人的脸,却在看到他的瞬间,喉间一紧,哑了。

男人眼神犀利,看她的目光能飞出刀子,她第一反应是这人来头不小,不好惹。

赵瑛回过神来,语气是少有的客气:“你是?”

傅晏清自觉这种货色不配和他说话,一个眼神也没给她,直接无视了她的提问,径直走到余笙面前。

余笙抬起头,只一眼,就认出了他。

空气中弥散的令人心安的沉香味道。

男人拥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犹如月光下的粼粼湖泊,神秘莫测,蛊惑人心。

傅晏清以怜悯的目光注视着她,忽然勾唇笑了下:“这么巧,原来你就是余笙。”

她坐在地上,一身狼狈,听到自己的名字,本能点了点头。

他说:“收拾行李,我带你回北城。”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男人弯腰与她平视:“你不是想上学吗,我可以帮你。”

“你认识我?”

“不认识。”

余笙狐疑看他:“那你干嘛帮我?”

“先生,你怎么进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我天,什么情况!”

林然安排大家停好车着急去厕所,再回来老板就不见了,他气喘吁吁找进来,就看见余笙手握剪刀对准老板。

他毫不犹豫挺身而出:“我来保护你!”

傅晏清闭了闭眼,一把抓住林然的后衣领,把他从身前推开。

然后拿出一封信交给余笙:“我不认识你,但我认识余映荷。”

听到这个名字,余笙立刻接过信封,拆开,信纸上真的是妈字迹。

傅晏清说:“余映荷生前签署了器官捐献,我刚好移植了她的眼角膜。她死前我们在医院见过一面,她担心死后你的日子不好过,希望我能资助你念大学,我答应了。”

妈妈是半年前出事的,车祸,肇事者逃逸,路人发现将她送到医院。

后来医院联系家属,陈永博只现身来交过一次费用,之后再没出现。

她当时备战高考,在学校住宿,陈永博根本没告诉她这件事,等她知道的时候,妈妈出现了严重术后并发症,最终没能救回来。

信并不长,寥寥数语,清楚交代了身后事。

余笙看完信,眼眶温热,她抬起头,眸光异常坚定:“好,我跟你走。”

“慢着!”赵瑛厉声打断。

她走到傅晏清面前:“这位先生,余笙虽不是我亲生的,但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况且她已经订婚了,十万彩礼我们都收了……”

“我给一百万。”傅晏清突然打断她。

“……”赵瑛噎了一下,嘴巴张得能吞下一颗鹅蛋,“你说多少?”

“一百万!”一旁的陈彦也被这笔数字吓到,“真的假的?”

“我们先生一言九鼎,说得出就做得出。”林助理扫了众人一眼,高昂下颌,一脸骄傲,“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老板,福莱集团CEO,傅晏清傅先生。”

赵瑛反应了两秒,人傻了:“你是上过富豪榜的那个傅晏清?”

“是开发我们灵境村度假项目的那个福莱集团?”陈永博瞪大眼睛。

唯有陈彦半信半疑,打开手机,搜索傅晏清,拿他本人照片和眼前这位做对比。

“真是同一个人!”

忽然之间,满室寂静。

下一秒,赵瑛在线表演变脸如翻书:“呵呵是傅先生啊,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您看我们穷乡僻壤的,还劳烦您专程过来,真是辛苦了。”

傅晏清笑:“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我还不信,你让我开了眼界,专程跑一趟也值了。”

“……”

这不是拐着弯骂人吗?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