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端王又来自荐枕席了

端王又来自荐枕席了

端王又来自荐枕席了

连载中
  • 作者:忆琬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2-01-02 14:25:19

主角叫楚婳夜璃渊的小说叫做《端王又来自荐枕席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忆琬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天才医学研究员楚婳,因过劳死穿越成了端王弃妃。意外绑定医道系统,开启了权谋争斗中的救死扶伤之路。她本想和端王和平分手,却被端王憎恶、误会,还要遭受毒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也不能忍!端王横眉冷对,“这一辈子,本王都不可能爱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本王要休了你!”楚婳只愿将医道发扬光大,她轻笑,......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4章

“......”

楚婳的脸上**辣的,脑子里“嗡嗡”直响。

等到稍稍反应过来,她捂着半边脸,蹙眉望向静妃,开口道:“静母妃这是什么意思,楚婳不懂!”

“不懂?小**,你装什么?”

静妃还要动手,岳文帝示意宫人把她给拉开了。

然后,他沉声问道:“今天傍晚,你让你的婢女青禾到小九那边去了?去做什么?”

“父皇,儿臣一直都在皇祖母那边,从未离开过半步,更加不曾让青禾去九弟那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父皇明示!”楚婳稳了稳心绪,暗暗告诫自己不能着急,不能生气。

她现在要是乱了方寸,说不定正中了某些人的下怀。

静妃听了她的话,忍不住道:“你还装什么?满京城谁不知道端王娶了个心思歹毒的恶妇?你与他怎样都好,可为何要来毒害我的霆儿?他到底怎么惹到了你,你要这么狠毒?烧不死他,还要下毒?”

下毒?

楚婳闻言,心里对整个事件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这时,跪在地上的青禾哭喊道:“王妃,奴婢没有毒害九皇子!奴婢冤枉!”

楚婳见她哭得涕泪横流,披头散发,心下不由得一沉。

虽然她不喜欢这个青禾,但这件事必须调查清楚。

否则牵连的不止是整个端王府,还可能牵连到她自己。

其实,大概想想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第一,青禾与九皇子根本就没有什么瓜葛,她没有理由去害九皇子。

第二,如果她授意于夜璃渊的话,那就更没有可能了。否则今天白天,夜璃渊根本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闯进火场去救人。既要救人,又要下毒,难不成那个男人精分?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有人买通了青禾,想利用她来栽赃端王府。

这倒是有可能。

所以一定要问清楚。

思及此,楚婳强自镇定下来,推着轮椅上前,询问青禾,“我问你,今天傍晚,你有没有来过九皇子这里?”

“奴婢是有来过,但......是一个小太监过来传话,说是王爷叫奴婢过来的。可奴婢过来后,并没有看到王爷。反而是九皇子,忽然毒发,奴婢就......就稀里糊涂地被抓住了。可奴婢什么都没做过,什么都不知道啊!”

青禾觉得自己实在是冤枉死了,到底是哪个天杀的这样陷害她?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她做鬼也不会放过那人的!

楚婳听到她提起了一个小太监,顿时看向岳文帝,“父皇,青禾既然说自己是被人引过来的,那这个引她过来的小太监便是关键。还望父皇明察,将慈安宫的太监都叫过来问话。”

话落,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青禾没想到楚婳会这么相信她的说辞,静妃则是满脸恼怒,不等岳文帝发话,就发狠地道:“你们主仆两个还在这里装什么?该查的都查了,那个什么小太监根本就不存在!”

“不是,不是的!”

青禾猛地摇头,楚婳不理静妃的疯狂,眼神坚定地看着岳文帝,说道:“因为之前的大火,大内侍卫和太监们都出动去救火了。各宫的人手都不太够用。或许,就让一些居心叵测之人有了可趁之机。因此,儿臣以为,不止要查太监,还要彻查那些侍卫,甚至是御林军!”

“你的意思是,有人假扮小太监,把你的婢女引到了小九这里?”岳文帝眸色不明。

楚婳点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皇上,不要听她们狡辩!根本就没有那个可能!你们不要再拖延时间了,还是赶紧认罪吧!”静妃坚持道。

楚婳原本没想理她,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胡搅蛮缠,简直不可理喻。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虽然,她理解静妃作为一个母亲爱护自己儿子的心情,但也不能逮到谁就咬谁。

见静妃还是固执己见,楚婳看向她,厉声道:“静母妃,为什么你非要一口咬定就是我们害了九弟?如果我要害他,今天白日为什么还要救他?当时,他已经没有了呼吸,难道你没看到?”

“谁知道你们安的是什么心?”静妃的声音弱了少许。

这时,岳文帝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争吵,垮着脸道:“好了,这件事交由大理寺卿来调查。”

“皇上......”

静妃还想说话,可还没等她说什么,就有一众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是荣王和荣王妃佟慕雪,后边跟着贤王夜璃宸以及安王夜璃翔。

贤王和安王都是德妃之子,德妃母家的势力仅次于荣王。

但是在民间,贤王的名望比荣王要高,因此一直都被皇后和荣王一党针对,说是眼中钉肉中刺也不为过。

不过,岳文帝的身体还很硬朗,太子之争也并没有闹到明面上,所以,只能说暗潮涌动。

而在贤王和安王的后边,是夜璃渊和大理寺卿项书。

出乎楚婳预料的是,这个大理寺卿的年纪并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三十出头的样子。

也不知道他的能力到底有多高,能不能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正当她观察着匆匆赶来的几人时,就听荣王语带讥诮地道:“四弟妹,你这是唱得哪出啊?谋害皇子可是大罪,你还是赶快把那幕后主使招出来了吧,免得落得一个满门抄斩的罪过。”

“夫君,这件事毕竟还没有查清楚,一切还是等项大人调查之后再说吧。”佟慕雪说着,瞥了夜璃渊一眼。

楚婳看着两人视线相接,错开,夜璃渊主动移开了目光。

紧接着,就见他朝着自己这边望了过来。

继而走到她的身边,如一座巨山般岿然不动。哪怕一句话都不说,竟也让人莫名地感到心安。

就在楚婳以为他不会对自己说什么的时候,就见他望着大理寺卿的方向,喃喃道:“放心,有项书在,你这颗脑袋暂时还掉不了。”

“......”

楚婳没想到他会跟自己说这么一句话,难道是在安慰她?

可是看着他那冷硬的面容,似乎又不太像。

见佟慕雪的视线都要把他给看穿了,楚婳抽了抽嘴角,道:“我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王爷,不怕被我连累吗?这罪名要是定了,咱们两个怕是都跑不了。不过,说不定有人不舍得王爷获罪,会想尽办法帮你。”

“什么意思?”夜璃渊眉心一拧。

楚婳没有言语,只是朝着荣王和佟慕雪所站的位置望了过去。

心想着,这个荣王也是怪可怜的。

头上怕是要绿云罩顶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