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商夫人不好惹未删减阅读

言情 2022-01-03 12:49:10 主角:叶千歌卫炎景 作者:初夏

皇商夫人不好惹

《皇商夫人不好惹》在线阅读

《皇商夫人不好惹》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叶千歌卫炎景的小说叫做《皇商夫人不好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初夏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叶家被抄家,女主支撑叶家,和男主做生意,两人互生好感;叶老夫人病死,女主平息家人纠葛,当家做主;苏家苏华丰蹦跶,被男女主打脸...

《皇商夫人不好惹》 第二章 和我不搭 免费试读

虽然卫家是做生意发家,但卫炎景从来都不在意士农工商那一套。

商人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好,加上自家大姐是宫中的贵妃,卫家人不能风头过盛,卫炎景觉得在没有比商人这个身份适合他了。

但他自己这样想,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弃文从商对一个姑娘而言,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

沈千丘眼眸中滑过同情之色:“不从商怎么办,叶家抄家太过突然,什么都没有带走,叶家老夫人**过大,听说当场就晕了,当时居然没有一个顶事的人,还是叶千歌站出来,收集典当首饰,一部分给了叶老爷子,一部分留作家用。

她要是不出门做生意,叶家妇孺怎么生活,而且定京城聪明人不少,都知道叶家被上头那位恼怒,没有人敢和叶家做生意,她估计走投无路才来找你。”

这话听到最后,卫炎景一脸嫌弃的看着沈千丘:“你这是什么眼神,她要和我做生意,我就要做吗?她是以前做过生意,还是有钱?当我的钱好赚。”

沈千丘劝解道:“她的人品你还信不过?她想说做生意,绝对不是假话,要不是走投无路她不会来找你,你就当帮帮忙。”

卫炎景瞥了一眼沈千丘:“她的事情你又知道?”

沈千丘瞬间闭嘴了。

叶千歌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不仅他不知道,估计定京城的人知道的也不多。

虽然都知道叶家有个大小姐,但见过叶千歌的人很少。

因为叶千歌几乎没有出过门,不参加宴会,不出门游玩,不和人结交,要不是叶大小姐的名头在这里,好像没有这个人一般。

沈千丘认识叶千歌,还是当时叶家抄家时,叶千歌带着叶家众人从叶府搬离,他有点同情叶千歌是真的。

但除了认识叶千歌这个人,其他的一概不知。

卫炎景见状嗤笑一声,转身就往雅间走去。

沈千丘见状,忙追过去:“你可一定要帮她,不然她一个女子撑着叶家,要怎么过!”

卫炎景嘲讽的看着沈千丘:“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一个商人!”

沈千丘:“???”

啥意思?

卫炎景两人回到雅间,就察觉到雅间的气氛有点微妙。

一屋子的世家公子,要是平常早点姑娘,逍遥快活。

这会儿只见众人一本正经坐在位置上,饮酒交谈,凑近了一听,说的还都是一些诗词歌赋,端的都是一派莘莘学子的模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家诗会。

卫炎景沉默,沈千丘嘴角直抽。

看着安静坐着的叶千歌,女子不可貌相,单单坐着,就让这帮纨绔子弟老实的不行。

卫炎景轻咳一声,对小厮吩咐道:“让牡丹姑娘过来弹奏一曲!”

小厮看了周围安静过分的众人,冲卫炎景苦笑,是不是不合适呀?

卫炎景一脚踹在小厮的**上,小厮见状撒腿就跑,找牡丹姑娘。

卫炎景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叶千歌坐着一旁,沈千丘见自己位置被占,也不恼,抢了旁边其他的位置。

叶千歌开门见山,直接道:“不知道卫公子考虑的如何?”

卫炎景端起酒杯问道:“叶姑娘喝过酒吗?听过姑娘弹曲吗?”

叶千歌摇头:“从未!”

卫炎景目光看向叶千歌,嘴角邪笑:“这就是我不和官家小姐做生意的原因,架子太大高高在上,和我不搭。”

叶千歌眼神一闪,端起酒杯连喝三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还有股飒爽劲在里面。

喝完三杯,叶千歌脸色有点红,但眼神清明,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

叶千歌站起身,走到牡丹姑娘身边。

众人的目光随着叶千歌而动,牡丹姑娘的弹奏也停了下来,看着叶千歌。

叶千歌面上是带着酒后红晕的笑脸,真是人比花娇:“可否借姑娘的琴一用?”

牡丹姑娘愣愣的看着叶千歌,愣愣的点头。

等反应过来,牡丹姑娘心中咕哝,这位传言中的叶大小姐长的也太勾人了一点。

叶千歌在琴桌前坐下,玉手轻挑琴弦,似是在试音,又似在挑动众人的心弦。

之后就是玉手轻动,琴声宛转悠扬,一扬一挫,似是随着轻飘的纱幔,悠悠荡荡的传出好远……

叶千歌弹的是高山流水,耳熟能详的琴曲。

即使在座的纨绔子弟都能听的出来。

但这首高山流水又和之前听到的不一样,仿佛能抚平众人的烦躁,抚慰众人的心灵,让人如真的置身高山流水旁。

一曲终了,等叶千歌谢过牡丹姑娘,重新在小几前坐下,众人才回神。

沈千丘带头叫好,其他人反应过来,也是纷纷夸赞,不愧是书香世家,琴技高超云云。

等众人声落,叶千歌才看向唯一没有反应的卫炎景:“没有喝过酒,不代表不会饮酒,没有听过姑娘弹曲,不代表不会弹曲,只是从来没有做过,卫公子不能拿流言看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就如我没有做过生意,但不代表我不会做生意。”

“对,叶姑娘说的对,没做过不代表不会做,就像这琴,叶姑娘就弹的极好!”沈千丘大声附和,一副激动的模样。

卫炎景瞥了沈千丘一眼,你一个将军府中的二公子,整天舞刀弄棒,听得懂什么琴。

卫炎景端起酒杯猛灌了一口:“叶姑娘你知道本少是一个商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你叶家现在被抄家,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我还要和一个女子所生意,闲言碎语肯定不少,虽然本少不介意什么闲言碎语,但总归是麻烦。

而且你叶家为什么会被抄家,想来叶姑娘心中有数,不然也不会在这定京城中寸步难行;既然叶家已经上了上头那位的名单,这么大的风险可不是我这个小小商人能承担的,所以叶姑娘还是那里来的回那里去,不要耽误我们听曲。”

卫炎景话说的很不客气,但不能否认他说的是事实。

只是这话从这个卫家三少的口中说出来,让人不可思议。

传闻卫家三少是卫家老小,是卫家父母手中的宝,更有家中两个姐姐娇宠着长大,纨绔的不行,无法无天。

却不想,就是这样纨绔出名的人,居然对朝中的事情也这么敏感。

想来卫家成为皇商,加上卫家大小姐皇贵妃的身份,也让卫炎景对朝中的情况明白了不多

既然卫炎景不像流言中说的那般,事情就好办。

叶千歌端起酒杯,挡住自己的嘴唇,轻声道:“我要是有办法让这笔生意得到上头那位的同意呢?”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龙8国际官方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